窮人超生 官員兩難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計生單位官員要對劉家超生孩子一事另尋懲處之道。

 

 

劉向明在蘇州以拾荒為生,這龐大的家庭多年來都隱世而居,直到他們第七個孩子在家附近的池塘不幸溺斃,才讓整起案件曝光,引起輿論注意。那麼多孩子中,只有第一個孩子符合上戶口的條件,所以,只有劉的大女兒有資格上學,並擁有健康保險。至於劉其他的孩子,都沒有受過教育。

 

 

十個孩子都是出生在荒地旁搭起的窩棚裡。每次孩子快出生時,都是劉向明把瓷碗敲碎了,用酒消毒,把臍帶割斷,這樣自己接生的。其中最大的兩個孩子現在在工廠打工,而其他的孩子則是在家中幫忙家務。

 

 

這個家庭已經長期飽受貧困之苦,又沒有機會受教育,政府方面也不想要雪上加霜。現在計生官員需要決定他們是否要對於劉家的案件不聞不問,或者對懲處一事另尋新法。 

 

 

逾三十年來,中國各地許許多多的家庭都深受超生罰款之苦,而最近,又有知名導演張藝謀因違反一胎化政策,繳交了史上金額最高的超生罰款。以張導演的經濟條件,尚還負擔得起748萬元人民幣的罰款,但對於一般家庭而言,超生罰款往往會帶給他們極大的負擔。

 

 

貴州農民王光榮就因繳不出超生罰款,以致他超生的孩子不能上學,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王光榮事件並不是因超生罰款而自盡的首起案件。2013 年 12月,45 歲的農民艾廣棟也因無力承擔6萬人民幣的罰款而自殺身亡。

 

 

超生罰款的官方正式名稱為「社會撫養費」,這筆收入最初的用途是要來彌補超生的孩子所消耗的社會資源。超生父母一天不繳交社會撫養費,其超生的孩子就一天不能上「戶口」,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孩子不能合法地接受教育、享受健保或出國旅遊。正因為有沒有「戶口」會影響孩子的一生,所以大多數的父母都會極盡所能地繳清這筆費用,有些父母甚至為了要繳交其罰款,而選擇賣出自己身上的器官。

 

 

中國政府對於社會撫養費的徵收並無一定標準,雖有些大方向可遵循,但整體而言可說是雜亂無章。至於超生家庭究竟該付多少罰款,完全是取決於當地的地方官員,每個超生家庭的案例亦不盡相同。根據亞特蘭大雜誌 (The Atlantic) 的報導,計生官員在徵收罰款一事上,常有獎金或其他福利可取。如此一來,計生處在向貧困家庭收取巨額罰款時往往不會手軟。有些計生官員甚至會默許一些家庭超生,這樣一來,該家庭就需要繳交罰款,而計生官員便能從中獲利。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超生罰款之去向。2012 年,中國政府共收取了2700萬元的超生罰款,卻拒絕公開他們是如何運用這筆龐大收支。超生罰款嚴重影響眾多家庭的生活,中國政府怎麼可以一面強制徵收,卻一面不交代收取款項的去處呢?但就劉向明事件而言,這類問題就不復存在,因為劉向明清楚知道他永遠無法付清政府要他繳交的巨額罰款。

 

 

劉的事件讓中國有機會意識到,整個超生罰款制度是多麼殘忍、不公。根據香港華南早報的報導,高額罰款反而會導致更多腐敗又不義的事件發生。對中國而言,現在是時候來整理一下混亂的財務去向,並停止懲罰那些為這世界帶來新生命的超生家庭。

 

 

我們向神祈禱,願記生官員不會為難困苦的劉家人,也冀望這次事件能夠讓更多人願意站出來,來反對這個不公不義的計生制度。耶和華厭惡不誠與欺壓之事,祂不會讓祂寶貝的百姓長期遭受不公平的任意對待。

 

 

「詭詐的天平為耶和華所憎惡;公平的法碼為他所喜悅。 驕傲來,羞恥也來;謙遜人卻有智慧。 正直人的純正必引導自己;奸詐人的乖僻必毀滅自己。 發怒的日子資財無益;惟有公義能救人脫離死亡。 完全人的義必指引他的路;但惡人必因自己的惡跌倒。」(箴言 11:1-5)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蘋姐妹的見證

寫於 2014 年 12 月

 

 

今天,終於靜下心,把那一段經歷寫下來,一段回憶起來都還心有餘悸的經歷。

 

 

30歲結婚,一直以為小生命會順理成章的來到我們的小家庭,可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直到34歲那年,經過種種的千辛萬苦,我才如願以償的懷上了寶寶,做為一個大齡媽媽,在知道懷孕後,我就在興奮,幸福,以及小心翼翼中開始了我的孕期生活,懷孕前期,我並不像別的孕媽媽那樣辛苦,有著各種折磨人的反應,每次定期的產檢,醫生總是告訴我寶寶發育非常的好,就在我以為一切正常,靜待寶寶降臨的時候,更大的考驗來了。

 

 

...

因為“蛋蛋”的出生,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均被“雙開”。他們均投訴曾在“計生學習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11月19日上午10時,前小學教師朱新梅來到莒南縣檢察院反瀆局。半年來,這是她第5次來到檢察院,舉報當地計生部門非法拘禁自己一案。前4次,她都被答复案件太多,讓她等等。這一次,工作人員又沒在辦公室。

8個多月來,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已經“揚名”莒南縣官場。今年3月初,兩人被指在去年超生一個男孩,都被開除公職和黨籍。朱新梅從莒南縣四小的數學老師變為了失業婦女。李博毓失去鄉鎮財政所副所長的股級身份後,淪為打工仔。縣里每次開計生工作會議,這對前夫婦總是被拎出來作反面典型。

...

[圖片來源:lifechoice.net.au]

 

2013 年十月,衛生和計畫生育單位開始了為期一年的打擊非法行醫的專項行動。其整治對象包括無照行醫單位、未經審核的家計診所、以及提供胎兒鑑定性別服務並墮胎的診所。及至目前,已有超過5000 間非法診所遭歇業處分。據統計,在整治行動開始的前三個月,各地共接到投訴舉報 7,316 件,並以辦結其中的 6,538 件。各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共查處可疑非法行醫案件 30,462 件,吊銷其中部分醫療機構、母嬰保健機構、計畫生育技術服務機構的執業許可證,其中另有部分案件移送相關公安機關以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

 

 

在今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