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獨二孩政策未能滿足多數人期待

[圖片來源:daijiyuan.eu]

 

去年11月,中國政府對於實施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有所鬆綁。調整後的新政《單獨二孩》即夫妻雙方其中一人為獨生子女,第一胎非多胞胎,即可生二胎。及至目前,雖仍有許多省份未實施新政,但其政策會陸續地在全國各地落實。中國最大的兩個城市:北京、上海,在近日也開始正式施行了此項政策。

 

 

對於符合條件的夫妻來說,能合法生育二孩似乎是件再好不過的消息了,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此調整感到欣喜,造成此現象的原因眾多。

 

 

有輿論認為,一胎化政策之所以鬆綁是因為該政策本身並不能完全地解決中國的人口問題。1980 年,中國政府為促進經濟發展而實施一胎化政策,目的在減緩快速的人口發展,Forbes將這樣的動作稱之為「經濟文盲」(economic illiteracy)。 的確,在1979年之後,中國的人口發展速度緩和了下來,但是該政策也帶來了許許多多的後患。其中,最嚴重的莫過於中國男女人口的極度失衡,以及人口結構的快速老年化。

 

 

在一胎化政策之下,父母只能有一個孩子,而大多數家庭則偏好能傳承家族姓氏的男孩,這也是造成中國性別屠殺以及男女人口比例失衡的主因(今男女比例為118:100)。在2012年美國中情局所公佈的《世界概況》中估計中國男性人口較女性人口多出4000 萬,而在2020年時,中國將有3000萬的王老五找不到成家的對象。

 

 

此外,急速下降的生育率讓中國的勞動人口緊縮、人口比例老齡化,而這有限的勞動力還得面對大量的老齡人口。南開大學老齡發展策略研究中心的原新教授在一報告中指出,2050 年有勞動力的人口將占總人口的 52%,而這群人將要支持總人口中 34% 的老年人與16% 的孩童。

 

 

為要緩解人口老年化的問題,中國政府在去年11月便宣布了他們對於一胎化政策的調整。但這樣的改變真的能解決中國的問題嗎?在微調的政策之下,只有夫妻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才能符合條件並申請準生證,因此還是有許多家庭被排除在外。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中就提到了此政策令人失望之處,受訪者譚小姐表示了她在未來成家時所將受到的限制:

 

 

「我知道我不應該去擔心未來的另一半是否為獨生子,相反地,應該將我的注意力放在我們的婚姻生活是否美滿,但我不得不考慮一些現實問題。假若我現在的男友不是獨生子呢?我要跟他分手嗎?好險我現在是單身,我仍有機會去選擇適合的對象,這卻也意味著在我考慮未來男友的個性、才能、經濟與外表之前,我可能的選擇已經少了許多了。」對於想要兩個孩子的未來媽媽來說,仔細選擇對象會是她們要越過的第一關。在北京,依規定第二孩與第一孩中間至少要隔四年,此外,母親的年紀也不得小於28歲。

 

 

然而,政府的規定並不是讓許多家庭不打算生二孩的唯一原因,昂貴的教育費用與房價也讓許多父母不敢多生孩子。27歲的毛小姐,是一名律師,同時也是準媽媽,就向紐約時報表示了她對經濟狀況的擔憂:「當你有兩個孩子,資源有限的狀況下,你就無法給他們最好的了。」

 

 

申請第二孩的準生證過程複雜,也是打算生二孩的家庭需要面對的另一麻煩事。為要取得其準生證,父母需要準備多種各式各樣不同的個人文件,並需得到原出生地多個相關機構的認可,而這整個過程辦下來往往需要耗時數月。

 

 

除此之外,影響家庭不願生二孩的原因眾多。 一項由衛生和計生單位所提供並在新華報刊登報導提到,全國有1500 至2000 萬人口符合生育二孩之條件,但卻只有其中一半的父母有意願再生二孩。這不禁讓人質疑此一新政的有效性。CNN Money指出:「就算生育率真的因此提高,要等到這些新生兒進入勞動市場,也需至少15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過去30年來,一胎化政策主導了中國家庭的結構,而其帶來的種種後遺症,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整個中國社會。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學者專家都呼籲政府應徹底取消一胎化政策的原因。

 

 

現今各界已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在討論一胎化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先不論新政策是否能有效解決原政策所帶來的問題,多數人都贊同一胎化政策絕非良政。感謝讚美主!

 

 

在我們樂見並鼓勵多方來參與這重要議題的同時,也需注意隱而未見、鮮為人知之處。關注於經濟以及人口分布方面的問題,很容易就會不知不覺陷入政治辯論的旋渦中。當然,數字都是事實,經濟問題也很重要,但是,我們往往都將注意力放在數據、統計數字、利益分析,而忽略了那一個個深受其害的家庭。我們千萬別忘了那些因一胎化政策而破碎的家庭,以及成千上萬無辜喪生的孩子們呀,他們才是一胎化政策的真實面貌。

 

 

關於經濟與人口分布方面的議題討論會日益複雜,但不變的是那些家庭所受的傷害,不變的是他們實在需要認識基督的愛! 我們當然樂見有越來越多媒體及輿論質疑一胎化政策的合宜性,並進一步希望該政策能夠就此停止,但當我們為結束一胎化政策而禱告時,也應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那些被傷害的生命,並且持續行出神所喜悅之事:「你當為啞巴(或譯不能自辯的)開口,為一切孤獨的申冤」(箴言31:8)。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願意為那些無辜的生命發聲嗎?歡迎您點擊以下連結http://nvtongzhisheng.org/act/volunteer 看看您能如何參與這份事工!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scmp.com]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 - 因為無法負荷短期內所接受的大量棄嬰,位於廣州的「嬰兒安全島」近日已暫停試點營運。「嬰兒安全島」的設立是為棄嬰提供一個安全的收留處,而自今年一月28日起,廣州市的棄嬰安全島已接收了棄嬰262名。根據新華網的報導,在該嬰兒安全島開始營運的頭十天,已陸續接收了33名棄嬰。

 

 

嬰兒安全島的項目始於2011年,最初設置目的是為降低棄嬰之死亡率。...

因為“蛋蛋”的出生,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均被“雙開”。他們均投訴曾在“計生學習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11月19日上午10時,前小學教師朱新梅來到莒南縣檢察院反瀆局。半年來,這是她第5次來到檢察院,舉報當地計生部門非法拘禁自己一案。前4次,她都被答复案件太多,讓她等等。這一次,工作人員又沒在辦公室。

8個多月來,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已經“揚名”莒南縣官場。今年3月初,兩人被指在去年超生一個男孩,都被開除公職和黨籍。朱新梅從莒南縣四小的數學老師變為了失業婦女。李博毓失去鄉鎮財政所副所長的股級身份後,淪為打工仔。縣里每次開計生工作會議,這對前夫婦總是被拎出來作反面典型。

...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