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撫養費只見公開,不見誠意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政府部門的賬目和慈善機構的賬目一樣,老百姓在公開的數字面前成了“老不信”,只因誠意不夠。社會撫養費不涉及國家機密,也不涉及公民個人隱私,各級計生部門為何不將原始賬單公佈在各級政府部門的官方網站上?賬單越細,做假的可能性就越小,獲得的社會信任度就越高。
即使31個省份都全部公開了社會撫養費的徵收總額,也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輿論對社會撫養費的聚焦,焦點並不是徵收總額的具體數字,而是究竟隱藏了多少亂象,費用流到了哪裡?唯有啟動審查機制,該糾偏的及時糾偏,該追責的及時追責,輿論追問社會撫養費的事件,才不會淪為“爛尾工程”。
給輿論一個圓滿的交代之後,社會撫養費還得重建公信力。賬目如何才能獲得老百姓的信任,三年前四川省白廟鄉政府的“裸賬”做法,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社會撫養費和“三公”經費一樣,要不要最大化地接受社會監督,要不要最大程度地贏得社會信任,障礙在於相關部門是否有足夠的誠意。必須正視的是,要相關部門主動“割肉”或許不現實,需要一個強有力的製度來推動才靠譜。



More Articles

美國西雅圖馬爾斯山教會(Mars Hill Church)的馬克·德里斯科爾牧師(Mark Driscoll)在其關於十誡命的系列講道中,解釋了第六誡神吩咐“不可殺人”指什麼,並依據聖經給出了7個理由:為什麼墮胎違反了這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第六誡。
 
對於出埃及記20章13節“不可殺人”,一些人可能有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你永遠不能保護自己,應該持有極端和平態度,即便有人闖入你的家、傷害你的家人,你永遠不能殺害他們”,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但《聖經》中呈現的神並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根據《聖經》最初所使用的原詞,他解釋了“不可殺人”指的是諸如謀殺、暴力和未經授權的殺戮、個人復仇和報復,這類的謀殺。
 
意外死亡、正當防衛、正義戰爭中的士兵、一名警察還擊,這些可能不算謀殺,德里斯科爾補充道。
 
德里斯科爾接著解釋了為什麼謀殺是錯誤的。 “神是生命的作者。神對生命擁有主權。神對人類的生命擁有絕對的主權,”他引用了創世記9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圖片來源:daijiyuan.eu]

 

去年11月,中國政府對於實施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有所鬆綁。調整後的新政《單獨二孩》即夫妻雙方其中一人為獨生子女,第一胎非多胞胎,即可生二胎。及至目前,雖仍有許多省份未實施新政,但其政策會陸續地在全國各地落實。中國最大的兩個城市:北京、上海,在近日也開始正式施行了此項政策。

 

 

對於符合條件的夫妻來說,能合法生育二孩似乎是件再好不過的消息了,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對此調整感到欣喜,造成此現象的原因眾多。

 

 

有輿論認為,一胎化政策之所以鬆綁是因為該政策本身並不能完全地解決中國的人口問題。1980 年,中國政府為促進經濟發展而實施一胎化政策,目的在減緩快速的人口發展,...

中新網11月19日電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車偉19日做客中新網《新聞大家談》時表示,“單獨二胎”放開以後,性別比例失衡會大大緩解。

張車偉說,“單獨二胎”政策對於緩解人口老齡化、改變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會起到積極作用。過去的性別比失衡,一方面是重男輕女傳統思想的原因,還有一個重要影響,就是過去限制生育數量,所以有些家庭不得不在生育性別之間做一個選擇。現在“單獨二胎”放開以後,性別比會大大緩解。

“單獨二胎”為重男輕女的家庭,尤其是農村帶來了很大的希望!至少他們不用為了避免第一胎是女孩而選擇流產,遺棄或者殺害。在中國從1980年開始,每六個女孩就有一個永遠地消失了。迄今為止,已經有37萬中國女孩永遠地消失了,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過去一個世紀所有的種族滅絕的喪失的人數的總和!

“女童之聲”及所有關注中國女孩的人們相信,“單獨二胎”政策可以大大改變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可以因著許多家庭有著的多的選擇而使女孩子更加自由地來到這個世界,使中國的性別比例失衡大大改變!

 

女童之聲網站 http://www.nvtongzhish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