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父親無力繳交超生罰款而自殺身亡

圖片來源: irrawaddy.org

 

中國貴州省 - 上個月,心力交瘁的農民王光榮先生,因為當地政府拒絕讓他「超生」的孩子入學,萬般無奈下自殺身亡。

 

 

 

當地計生單位要求王先生繳交一萬元超生罰款(約美金1,600元),但王先生一貧如洗,實在無力承擔這筆天文數字。 今年二月,王先生想幫自己的孩子註冊上學,但學校要求他提供已繳交超生罰款的證明。王先生轉而向計生單位求情,但他們並沒有接受該請求。王光榮在求助無援的狀況下,走上自殺一途。

 

 

 

王光榮一共有四個孩子。 

 

 

 

這不幸的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在廣州高校擔任老師的洪偉得知後,深感震驚,接著向多級政府寄出信息公開申請,要求當地政府公開超生罰款的細節,亦包括相關法律規定,尚未繳交罰款是否會影響超生孩童的義務教育。

 

 

 

洪先生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國政府多年來持續向超生家庭徵收社會撫養費(俗稱超生罰款),但卻從未向民眾公開其罰款的細節及措施。洪先生說到:「身為一位老師,我很想要知道這方面的信息。」

 

 

 

廣州非政府組織平等機會中心主任程淵,對於洪老師的訴求表示支持。程主任對此說道:每年政府向所謂超生人士徵收大量的社會撫養費,說是為了要補償社會對超生兒童成長所付的代價,但實際上,罰款之高對許多超生家庭都帶來極大負擔,罰款究竟是用在哪裡,民眾也一無所知。

 

 

 

程先生認為,強制性的計生政策有違憲法,會使中國公民的權利造成損害,而政府行使所有的相關法規都應透明化,使大眾都能徹底了解,不然「依法治國」只是空談。

 

 

 

王光榮,並不是唯一一位因繳不出超生罰款而自盡的家長。去年12月,45歲的農民艾廣棟因為無力承擔超生三個孩子的社會撫養費6萬人民幣(約美金 9,882 元),喝下劇毒農藥身亡。另外,去年7月,16歲的蔡豔琼得知自己是超生的黑戶人口,無法參加高考,難過之餘也選擇了喝農藥自殺。

 

 

 

而洪老師與程主任也不是首先質疑超生罰款去向的人士,浙江律師吳有水自2013年便積極了解各地社會撫養費的相關情況。在蒐集多方資料後,吳律師於2012年公開發表了一份報告,根據有回報的24省中,當年政府所徵收的「社會撫養費」總金額為200億。其中,廣東省各地徵收的社會撫養費總額為26.13億元,但該省衛生計生委通報的數額僅為14.56億元,兩數相差了11.57億元。2013年,趁著當時正興政府信息公開行動之際,吳律師要求多省的計生單位提供所徵收超生罰款之去向,其中,廣東省拒絕公開相關信息,於是,吳律師對此提出上訴。同年四月,法院便下令廣東省在15天內將其信息公諸於世。

 

 

 

中國長年視一胎化政策罰款及相關懲處為機密信息。許多與王榮光有相似遭遇的家庭飽受巨額罰款之苦,但政府卻不願透露所徵收的社會撫養費究竟何去何從。一則2013年的報導就指出,許多所謂的社會撫養費最終都進了計生官員的口袋裡。

 

 

 

吳有水律師持續在地方與中央政府間周旋,想為與計生相關的官場腐敗與政策不公等問題找出解決之道,讓所徵收的款項能用在正當之處,法規、收入都公開透明。也許,當有越來越多的民眾願意與吳律師一同站出來時,像王光榮之類的不幸悲劇就能越來越少。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News

Read more
选择生命, 还是选择死亡----饶恕的重要性

选择生命, 还是选择死亡

 

----饶恕的重要性

 

柴玲

 

2014年4月25日

 

因为两年前我谈饶恕邓小平, 李鹏和执行屠杀的军人,使很多朋友不解。最近感动到圣灵把话语像放在我的心里,像火烧一样,不发出来都睡不着觉。可以看到上帝追求您们的心切。他很爱我们!下面是神的话语,慢慢看, 让圣灵带动我们。不要生气动怒,神有极大的礼物和祝福要给我们:

 

...

Read more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第二部分 - 附录II

附录II。 我与周爱玲按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沟通没有得到回应。

Jan 28th , 2015, 给周爱玲的电邮

 

Pastor Jocelyn,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publicly withdraw your...

Read more
附录IV - 神圣洁, 教会也必须圣洁

附录VI: 2012年12月22日, 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

 

(中间有很多得神医治的细节, 希望对其她受害者有帮助。有些信徒可能对这样跟神的交流不习惯, 请原谅。 这不是圣经, 但是我跟神的经历的分享。我们每个人跟神的关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样, 鼓励您们继续追求跟神的亲密经历)

 

那日在美国国会关于一胎化政策的听证会里,听完一个曾被强行堕胎的妇女的证词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堕胎经历,而是那次被强奸的经历。我没有把那段经历加进去,因为我去见了我的导师兼代祷人,J姐妹(当时我还没有跟丈夫说被强奸的事),她帮助我处理了这个经历。她的第一反应即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远志明的见证去装备中国学生。她先是告诉我远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们应该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不自己伸手击打他。我同意了。我的书是在2011年10月4号出版的。

 

大约在2011年10月7日,我给远志明写了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