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又發生六月懷孕強迫墮胎事件

山東省,濰坊市——上週五凌晨四時,劉心雯(音譯)和丈夫周國強正在家中熟睡時,計劃生育官員把這對夫婦的門給踢倒,隨後進入家中強行將劉帶到坊子區人民醫院,把她肚子里6個月大的胎兒強制墮掉。一個總部設在英國的全球新聞媒體 ——《天空》——深入的報導了有關為這對夫婦做的電視採訪,包括有關攝製組到訪這次強制墮胎發生的醫院得出的訪問結果。

周帶了攝製組去看那些計劃生育官員在他家門上留下的腳印,并描述當時來自計劃生育部門的16個男人跟4個女人是如何將他壓在沙發上,然後將他妻子強行帶走。他花了整整五個小時才找到妻子的去向,但在那時候劉已被注射了有毒的催產藥物。

 

孩兒——是個兒子——在第二天死亡。劉兩天後把屍體生了出來。

在接受電視採訪中,劉表示她的悲傷和痛苦:“我很想他。我沒有機會見到他。”劉邊忍住眼淚邊說。“如果我見到他,我會更痛苦。孩子,媽對不起你。我們注定不能在一起。你在天堂要安息。我們會為你禱告。希望你來生可以更好。”

《天空》繼續報導:

有幾張可以看到胎兒的照片。周說:“他的鼻子,耳朵,嘴巴全都在。如果不是因為強制墮胎,小孩就可以活下來。都是因為他們太殘忍了。看,他的手可以很明顯看到。”

在醫院裡,我們看見一個全功能的產房;這並不是一個後街墮胎診所。我們只找到兩個正在值班的工作人員。一個拒絕發言。而另外一個是個年輕的護士。她樣子看上去不太願意發言,也似乎對於在醫院裡看到一個外國電視攝製組表現有點驚訝。

這位護士說:“我不知道是不是強制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後面的原因。這是一個產房;墮胎可以有很多原因。我不知道這件事的具體原因,而且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這對夫婦已經有一個10歲大的兒子,所以當他們發現自己再次懷胎時,因為害怕胎兒被強制墮掉所以選擇繼續隱瞞。周說他們已經想好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去交罰款。

劉的晚期強制墮胎是在山東省進行的。山東省出了名高利率強制墮胎和強制絕孕。去年逃脫被大陸政府軟禁的,在山東土生土長的盲人律師陳光誠最初曾為上千的一胎化政策受害者提起集體訴訟。在去年11月,《女童之聲》報導另外一個懷胎6個月的母親在山東省被強制墮胎。

儘管官方禁令禁止進行晚期強制墮胎,同時計生委員會(現被稱為“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也有相同的指令,所有這一切依舊不斷地在發生。禁令是在去年夏天被報導出來的馮建梅懷胎7個月被強制墮胎的照相震驚了國際社會才制定的。

《女童之聲》的執行董事布賴恩·李今天剛被《天空》訪問。柴玲,《女童之聲》創辦人以及山東本土人說:“我們讚揚《天空》對於這個問題的勇敢報導,把那些中國政府希望繼續放留在黑暗當中的東西帶到光線之下。我們的心因這件強制墮胎事件感到非常難過。我們祈求上帝今天可以用祂那永恆的臂膀擁抱劉心雯和她的丈夫。我們歡欣鼓舞,因為通過耶穌我們現在有一個通往天堂的路,而我們肯定劉所說的——她的孩子今天已在一個更好的地方。此外,我們呼籲中國政府高層領導注意到這個恐怖、殘暴、和應受譴責的行為,採取謹慎的行動去廢除一胎化政策,以防止進一步的血流和

Image insert: 



More News

Read more
致丁子霖母亲的第二封信

致丁子霖母亲的第二封信

 

柴玲

 

chailing@allgirlsallowed.org

 

2014年4月24 日

 

亲爱的丁子霖母亲,

 

谢谢您花时间看我给您的信, 也谢谢您会把信转交给其她的天安门母亲。我在美国之音的访问中听到了您的回应。我也做了简单的回答。我很能理解您的悲痛。我不怪您。这里是这个节目:...

Read more
柴玲女士及女童之聲於三八婦女節呼籲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

圖片來源:WORDPRESS.COM

 

三八婦女節,柴玲女士和女童之聲促請中國盡早廢除實行了35年的一胎化政策。每年3月8日的國際婦女節宗旨在於慶祝女性在社會、政治和經濟上的成就,同時鼓勵社會各界把目光投向在婦女權益方面有待改善的地方。我們認爲,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正正就是其中一個有待改善的地方。

 

於1979年實施的一胎化政策,爲中國的母親和女童帶來了嚴重的影響。這項政策的推行,連同中國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迫使人們透過墮胎、殺嬰和遺棄等途徑有系統性地消滅女童。現在,每六個女孩中,就有一個因墮胎而死去,而不少母親更因超生而被迫進行人工流産或絕育手術。這些手術不僅對她們的身心健康構成威脅,還奪去了她們的基本生育權。

 

女童之聲對中國政府近年來在人口政策方面作出的數個改善表示支持。2012年7月,中國正式禁止對懷孕晚期的婦女進行強制性墮胎。2013年3月,備受爭議的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與國家衛生部結合...

Read more
財經雜誌封面文章 《計生去留》

新一輪“大部製”改革方案如果在全國“兩會”上討論通過,人口計生委就可能整體併入衛生部。這意味著,組建32年之後,人口計生委作為一個獨立部門將不復存在。不過,機構改革與計生政策調整之間,目前並無直接聯繫,十八大以來,新一任領導集體尚未正式討論生育政策調整的議題。
       
然而,總和生育率遠低於人口代際更替水平,生育意願持續低迷,勞動力絕對數量首次下降,老齡人口上升的速度快過預期,進而造成實際贍養負擔加重,近百萬失獨家庭從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