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摔嬰案件:暴力行為緣何1分鐘內連續升級
北京市大興區摔死女童案16日公開開庭審理,檢方建議對犯罪嫌疑人韓磊判處死刑。雖然表示願意“以命抵命”“接受死刑”,但在備受關注的事件起因和是否知曉被摔的是孩子兩個重要環節,被告人韓磊和遇害女童的家屬卻給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事實真相究竟如何?記者帶著疑問走進了法庭。
 
 
 
焦點之一:究竟因何導致1分鐘內暴力升級?
 
16日9時30分,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西中法庭,被告人韓磊和李明被帶入法庭。被控故意殺人罪的韓磊戴眼鏡,短寸頭、面容消瘦。同樣留著短寸頭的李明因事後駕車幫助韓磊逃離現場,被控窩藏罪。
 
起訴書還原了事發的經過:7月23日20時許,被告人韓磊乘坐被告人李明駕駛的轎車,在北京市大興區舊宮鎮廡殿路西側公共交通車站科技路站附近,因停車問題與李某發生爭執,韓磊對李進行毆打,後將李某之女孫某某(歿年2歲10個月)從嬰兒車內抓起舉過頭頂摔在地上,使其因重度顱腦損傷死亡。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短時間內韓磊的暴力行為一再升級?
 
韓磊在法庭調查時回憶,案發當天中午和晚上,他先後喝下近一斤白酒和七八瓶啤酒。在乘坐李明駕駛的汽車來到案發地附近的歌廳,準備在公交車站附近停車時遇到了推著車的李某。
 
“一個'購物車'擋在前面,李某站在人行道上。”韓磊稱,自己下車上前讓李某挪車。 “當時李某態度不太友好,說公交車站不讓停車。”韓磊稱隨後在交涉過程中李某出言不遜,並將小車橫在李明的車前,“就不讓你過去”。隨後韓磊與李某對罵起來,並給了李某一耳光,雙方發生撕扯。因李某沒站穩,把韓磊拽倒在地,韓磊爬起來後從李某推著的車裡抓起來什麼摔在地上。
 
而據未到庭的遇害女童母親李某回憶,事發時她正準備乘坐公交車帶女兒出門,在公交車站附近等車時,韓磊過來說:“你躲開點。”“我沒說話,把嬰兒車推了推躲開點,看到一輛白色現代轎車停在公交車站上,就說了句'看你這車停的地方,人家怎麼進站啊'。”李某說,韓磊隨後開口罵她,並稱“你信不信我把你孩子摔死”,當她再次回嘴時韓磊開始動手把她打倒在地,隨後,韓磊抓起嬰兒車內的女童,舉過頭頂摔在地上。
 
儘管韓磊百般辯解,但在庭審中首次公開的監控錄像顯示:案發時一輛白色的北京現代牌轎車在北京市大興區舊宮鎮廡殿路西側公共交通車站科技路站附近停下,一名男子從副駕上下車,與前方的女子交涉後毆打該女子,後男子走向女子附近的嬰兒車,將孩子抱出後摔在地上,整個事發過程不過短短的1分鐘左右的時間。
 
爭議之二:韓磊是否明知摔的是孩子?
 
對於是否明知被摔的是幼童,韓磊和他的辯護律師極力否認。
 
“我當時以為不是嬰兒車,以為是一個女的帶著一個購物車。”韓磊說,“當時酒勁帶憤怒,爬起來就直接衝過去了。抓起來時沒有任何感覺。後來有人喊了一句'孩子',才意識到這是孩子。”
 
女童的母親李某回憶,被韓磊打倒後,嬰兒車內的女兒哭了起來。 “韓磊又打了我兩下,接著停下手,轉身向嬰兒車快步走了過去,直接抓起嬰兒車裡的孩子摔了下去。”
 
目睹這一切的李明在庭審中表示:事發時他在車裡看到韓磊和李某撕扯後,曾下車勸阻韓磊,但是一把沒抱住他,韓磊掙脫掉後做出摔孩子的舉動。 “當時就瘋了似的,抓起孩子,舉過頭頂就摔了。摔完後也沒聽到孩子的聲音,當時是孩子的上半身著地。”
 
公訴人當庭指出,事發時,嬰兒車車棚並沒蓋上,監控顯示,韓磊所處位置的角度、光線都足以使其看清嬰兒車裡的女童。
 
而在發生這一切後,韓磊竟然坦然離開現場。據李明回憶,事發後,韓磊上了他的車,他一直催促韓磊下車,但韓磊並沒下車,後由韓磊指路,李明開車將其送到暫住地。事發第二天,韓磊若無其事地去房山與他的生意夥伴談事,直到當日15時左右,在良鄉被警方抓獲。
 
法庭調查一開始,公訴人正常發表意見時,被韓磊的律師多次舉手喊“反對”打斷。而在庭審中,這名律師也多次以受害女童父親系民警、相關偵查違反迴避為由,質疑公訴方相關證據合法性,被法庭當場駁回。而在審判長多次表示相關程序未違反迴避規定的答復後,這名律師竟然提出案件“應交給檢方偵查”。
 
 
專家:嚴懲暴力行為加強潛在極端行為者心理疏導
 
庭審當日,受害女童的父母並未到場,只是委派了代理律師參加庭審。在庭審中,受害女童家屬提出了包括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賠償、喪葬費、醫療費等總計273萬餘元人民幣的民事賠償。庭審結束後,受害者代理律師馬騁表示,女童的父母和家屬事發至今仍處在悲痛之中,精神狀態非常不好,這件事對家庭影響非常大。
 
庭審中,韓磊表示自己願意“以命抵命”,稱事發至今他一直處於煎熬之中。 “判我死刑,我能欣然接受。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能救贖我的方式,只有死,才能解脫我的痛苦。”對於女童家屬的賠償要求,韓磊稱會盡力積極賠償。
 
公訴人表示,韓磊僅因口角之爭對幼童施暴,手段殘暴,情節極其惡劣。且韓磊屬於累犯,說明其具有極大的人身危險性,公訴方建議法院對其判處死刑。
 
法院表示,將擇日對此案作出判決。
 
犯罪心理專家武伯欣對此案進行分析時表示,從心理學角度講,人在激情狀態下,情緒自控能力減弱,犯罪嫌疑人當時處在一種短暫的、激烈的、爆發式的狀態下,在與人爭吵後不能自控,做出了自己無法預料後果的事情。犯罪嫌疑人處在特定的激情狀態,對於這種行為社會應及時予以譴責和打擊。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犯罪心理學教授李玫瑾建議,社會要對潛在極端行為者進行心理疏導,避免惡性事件再次發生。
 
受訪的專家一致認為,極端暴力事件會對家庭和社會造成傷害,並導致公眾普遍產生恐慌心態。 “政府應首先對極端暴力事件的實施者依法嚴加懲處,原則問題絕不能含糊。”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趙成根說。
Image insert: 



More News

Read more
北京摔嬰案件:暴力行為緣何1分鐘內連續升級
北京市大興區摔死女童案16日公開開庭審理,檢方建議對犯罪嫌疑人韓磊判處死刑。雖然表示願意“以命抵命”“接受死刑”,但在備受關注的事件起因和是否知曉被摔的是孩子兩個重要環節,被告人韓磊和遇害女童的家屬卻給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事實真相究竟如何?記者帶著疑問走進了法庭。
 
 
 
焦點之一:究竟因何導致1分鐘內暴力升級?
 
16日9時30分,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西中法庭,被告人韓磊和李明被帶入法庭。被控故意殺人罪的韓磊戴眼鏡,短寸頭、面容消瘦。同樣留著短寸頭的李明因事後駕車幫助韓磊逃離現場,被控窩藏罪。
 
起訴書還原了事發的經過:7月23日20時許,被告人韓磊乘坐被告人李明駕駛的轎車,在北京市大興區舊宮鎮廡殿路西側公共交通車站科技路站附近,因停車問題與李某發生爭執,韓磊對李進行毆打,後將李某之女孫某某(歿年2歲10個月)從嬰兒車內抓起舉過頭頂摔在地上,使其因重度顱腦損傷死亡。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短時間內韓磊的暴力行為一再升級?
 
韓磊在法庭調查時回憶,...
Read more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柴玲

 

2014年5月13日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在这个六四天安门运动的25周年纪念期间, 我以一个前天安门学生领袖、现在女童之声组织的主席、基督徒、上帝(神)的女儿和使者的身份给您发出这封公开信。首先我要很感谢您带来的一些人权和计划生育政策方面的改变:把计划生育委员会跟健康组织和并、最近的允许有条件的二胎化政策、解除劳改制度等。

 

...

Read more
柴玲女士與美國眾議院諸代表一同紀念天安門大屠殺之25週年

2014 年 5月29日星期四,女童之聲創辦人、前天安門學運領袖柴玲女士,與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 (John A. Boehner) 、民主黨領袖南西・佩洛西 (Nancy Pelosi) 及多位人權人士 ,共同出席了在美國國會舉辦的天安門大屠殺25週年紀念活動。國會眾議員克理斯・史密斯 (Chris Smith) 在籌備此次新聞發表會一事上,貢獻良多。

 

柴女士在該紀念活動上發表演說,簡單講述了她在天安門廣場的親身經歷,並呼籲中國政府能夠停止侵犯人權,還給該國真正的自由。以下為柴女士的發言:

 

25年前,六月四日的早晨,我與最後5,000位學生留在天安門廣場,眼睜睜地看著大批坦克與軍隊朝我們逼近。當時,我們冒著生命危險,滿懷希望地期待美國前來營救我們。今天,我們為著中國的自由站在這裏,為著美國已經選擇站在我們這邊而深感欣喜。

 

我要感謝眾議院議長博納、民主黨黨魁佩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