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議開放二胎

 

 

羊城晚報訊(特派北京記者張林)報導:“前年提了,去年提了,今年還要提!”3月3日,在首都大酒店一樓大堂,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紀念中學校長賀優琳憤憤不平地說,他連續兩年向國家計生委提出了放寬二胎的建議,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复。 “所以這次我要藉著'兩會'的機會,向全國人大反映這個問題。首先是態度問題,問題能不能解決是另外一回事。必須正確對待代表提的意見和建議。”
 
建議“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
 
賀優琳的建議是“完全放開生二胎”。
 
“很簡單,農村基本上都生有二胎。那些民營企業家基本上很少獨子,有錢人可以承受罰款。真正受控制的就是工薪階層。”賀優琳解釋。如果放開生二胎,得益者是哪些群體?賀優琳說:“實際上得益者是很少層面的,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的人。但這個層面的人比例很少,就算全面放開也不一定個個都會生。 ”
 
“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被稱為“憂民哥”的賀優琳斬釘截鐵地表示,“已經禁了30年,就算現在放開,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報效祖國至少要到20年以後。從放開算起,那就等於50年,在半個世紀裡,人口素質、人口結構全部被改變了,比如獨巢的、失獨的、老齡化人口。”
 
對於放開二胎會否該社會增加教育、醫療壓力,賀優琳表示:“其他問題都好辦,我們不能害怕壓力或問題而不去做,現在計劃生育的負作用明顯大於放開的弊端。”
 
老齡化影響社會潛力和活力
 
人口結構老齡化是“憂民哥”提出建議的重要原因,他擔憂地告訴記者,現在我國老年人超過一億,到2015年老年人將超過兩億,“這樣發展下去到2050年大概全國人口的30%是老年人,這樣的社會還有什麼潛力、活力?”他掰著指頭細數:“現在城市空巢老人超過老年人口的40%,農村空巢老人超過老年人口的30%,還有用工荒問題,這些都是非常嚴峻的社會問題,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關注”。另外,“我們人口出生的出生率,放到全世界也是非常低的。”
 
失獨家庭的增多,也是“憂民哥”提出建議的一個原因。 “你看看那些失獨家庭,那些老人要承受多少傷害和痛苦……”
 
同題報導:
 
全國人大代表黃細花將提交關於放開二胎的建議,她說——
 
32年前黨中央文件富有遠見指30年後可採取不同人口政策
 
“到30年以後,目前特別緊張的人口增長問題可以緩和,也就可以採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1980年黨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
 
■新快報特派北京記者羅仕
 
“取消獨生子女政策是建設誠信政府的需要。”全國人大代表、惠州市旅遊局局長黃細花昨日表示,1980年黨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富有遠見地提出:“到30年以後,目前特別緊張的人口增長問題可以緩和,也就可以採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而如今進入2013年,30年期限早已到,“當務之急是政府信守30年為期的承諾,並審時度勢,立即取消獨生子女政策。”她表示。
 
此次將提交關於放開二胎建議的黃細花,建議放開的“步子”更大,“父母會比其他人更關注自己的幸福,只有父母有權利決定能生多少個孩子,生一個兩個三個孩子,都應由父母自己決定。”
 
更多聲音
 
朱列玉:一胎政策弱化中國傳統文化
 
“第一代獨生子女由於沒有兄弟姐妹,其親屬稱謂中就少了兄弟姐妹,晚輩中就沒了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第二代獨生子女的親屬稱謂中,又少了伯伯、叔叔、舅舅、姨媽……”除了“憂民哥”賀優琳,廣東團中的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也將提交允許生二胎的​​建議,他認為計劃生育除了帶來失獨家庭、老齡化、勞動力不足等弊端外,獨生子女語境中傳統親屬稱謂的缺失,使其面臨著“六親不認”的尷尬,也會引​​起親戚觀念的淡漠。
 
“親屬稱謂出現斷裂殘缺,傳統的文化倫理觀必將弱化,傳統的家庭倫理秩序必然受到衝擊。”他同時表示,中國各地在春節、元宵節、清明等節日,有一套相對應的民俗程序, “隨著家庭成員的單一化,這些民俗活動似乎也越來越冷清,甚至可能會慢慢消失。”
 
朱列玉表示,目前中產階級計劃生育政策執行比較好,不敢跨越計劃生育高壓線,“他們收入較高,認同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職業較好,但是一旦他們違反計劃生育的規定,他們將失去體面的工作和良好的生活。”而很多農村人口和流動人口違法成本相對較低,“他們是大膽地生”。
 
他認為這實際上是一種反向歧視,“相對高素質的人群,即使有生二胎的意願,也不能多生育。而其他的群體卻可以多生育。長此下去,不利於我國國民的整體素質的提高。”他建議放開計劃生育政策,“不分地域、不分民族、不分城市與農村,一律允許生二胎”。





More News

Read more
財經雜誌封面文章 《計生去留》

新一輪“大部製”改革方案如果在全國“兩會”上討論通過,人口計生委就可能整體併入衛生部。這意味著,組建32年之後,人口計生委作為一個獨立部門將不復存在。不過,機構改革與計生政策調整之間,目前並無直接聯繫,十八大以來,新一任領導集體尚未正式討論生育政策調整的議題。
       
然而,總和生育率遠低於人口代際更替水平,生育意願持續低迷,勞動力絕對數量首次下降,老齡人口上升的速度快過預期,進而造成實際贍養負擔加重,近百萬失獨家庭從精神...

Read more
九歲留守兒童於春節前數日自縊身亡

中國安徽 - 中國新年的種種慶祝活動,隨著春節的結束進入了尾聲,因著過節而返鄉的民工也回到了他們之前工作的城市,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生活,然而,對李昌霞來說,在面臨了悲劇性的巨變後,就再也回不去之前平靜的生活了。李昌霞的九歲兒子小闖(化名)是留守兒童,於1月20日,在知道媽媽今年不回家過年後,便自縊身亡。

 

 

孤單寂寞,是小闖生活的寫照。在小闖出生後不久,父親李滿國便離開家,開始在城裡找工作。這樣的分離讓李先生不只在身體上與小闖分離,在心理上也產生了一定的距離。2012 年李滿國與李昌霞結束了他們不愉快的婚姻,因此,李昌霞在經濟上開始要靠自己了。李昌霞想要金援家計,也想要還清債務,於是她便到廣東省找工作,加入了中國近三億的民工行列。李昌霞對於把小闖留在家,獨自一人出來工作一事,一直都覺得對不起兒子,但她相信總有一天,小闖會明白為什麼媽媽會離開他,不能陪在他的身邊。但很不幸的,李昌霞永遠都等不到這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