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片來源:WORDPRESS.COM

 

三八婦女節,柴玲女士和女童之聲促請中國盡早廢除實行了35年的一胎化政策。每年3月8日的國際婦女節宗旨在於慶祝女性在社會、政治和經濟上的成就,同時鼓勵社會各界把目光投向在婦女權益方面有待改善的地方。我們認爲,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正正就是其中一個有待改善的地方。

 

於1979年實施的一胎化政策,爲中國的母親和女童帶來了嚴重的影響。這項政策的推行,連同中國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迫使人們透過墮胎、殺嬰和遺棄等途徑有系統性地消滅女童。現在,每六個女孩中,就有一個因墮胎而死去,而不少母親更因超生而被迫進行人工流産或絕育手術。這些手術不僅對她們的身心健康構成威脅,還奪去了她們的基本生育權。

 

女童之聲對中國政府近年來在人口政策方面作出的數個改善表示支持。2012年7月,中國正式禁止對懷孕晚期的婦女進行強制性墮胎。2013年3月,備受爭議的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與國家衛生部結合,成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2013年11月,中國推行“單獨二孩”政策,讓父母其中一方爲獨生子女者可孕育第二胎。2014年2月17日,中國日報發布的聲明體現了國家對一胎化政策的改觀:「對於全球的企業和經濟體系來說,...

.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而這樣的奮鬥目標又是同人均一千美元的追求相聯繫的。積弱積貧的中國在三中全會之後亟須解決的是一個戰略性問題——就是如何使中國盡快富強起來,如何在本世紀末盡快實現“四個現代化”這樣宏偉的目標。在“四個現代化”的框架裡,數量十分龐大、增長潛能很大...
.

 

 

羊城晚報訊(特派北京記者張林)報導:“前年提了,去年提了,今年還要提!”3月3日,在首都大酒店一樓大堂,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中山紀念中學校長賀優琳憤憤不平地說,他連續兩年向國家計生委提出了放寬二胎的建議,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复。 “所以這次我要藉著'兩會'的機會,向全國人大反映這個問題。首先是態度問題,問題能不能解決是另外一回事。必須正確對待代表提的意見和建議。”
 
建議“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
 
賀優琳的建議是“完全放開生二胎”。
 
“很簡單,農村基本上都生有二胎。那些民營企業家基本上很少獨子,有錢人可以承受罰款。真正受控制的就是工薪階層。”賀優琳解釋。如果放開生二胎,得益者是哪些群體?賀優琳說:“實際上得益者是很少層面的,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的人。但這個層面的人比例很少,就算全面放開也不一定個個都會生。 ”
 
“放開第二胎,刻不容緩”。被稱為“憂民哥”的賀優琳斬釘截鐵地表示,“已經禁了30年,就算現在放開,這個孩子長大成人、報效祖國至少要到20年以後。從放開算起,那就等於50年,...
.

新一輪“大部製”改革方案如果在全國“兩會”上討論通過,人口計生委就可能整體併入衛生部。這意味著,組建32年之後,人口計生委作為一個獨立部門將不復存在。不過,機構改革與計生政策調整之間,目前並無直接聯繫,十八大以來,新一任領導集體尚未正式討論生育政策調整的議題。
       
然而,總和生育率遠低於人口代際更替水平,生育意願持續低迷,勞動力絕對數量首次下降,老齡人口上升的速度快過預期,進而造成實際贍養負擔加重,近百萬失獨家庭從精神慰藉到養老支持將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