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一胎化政策需付上之代價

上週在俄羅斯的索契 (Sochi, Russia), 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潮觀賞2014 冬季奧運的開幕式。整個儀式表演精彩壯觀,令人印象深刻,魂縈夢牽。大規模的舞台效果以及高規格的科技使用,讓人不禁想起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的開幕式。大多數人仍記得北京奧運驚艷全場的開幕表演,有些人甚至還記得這絕倫效果背後的總推手 –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張藝謀導演,但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的,這位導演因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被記生單位罰款748 萬人民幣 (約120萬美金)。

 

 

身為著名的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因策劃2008 年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而更加聲名大噪。張藝謀有多部知名電影作品,如:十面埋伏,而現在則因違反了一胎化政策,需付巨額罰款,再次成為公眾注目的焦點。 根據報導所述,張藝謀的罪狀為生養了三名子女並將其藏匿。這三名子女都是在張藝謀與現任妻子正式註冊前所生。計生單位在去年十一月時開始審理張藝謀超生一事,因此這位導演便無法將妻兒繼續藏匿。一胎化的超生罰款是按違規者收入比例而定,因此這位富裕的知名導演就被徵收了 748 萬人民幣的『社會撫養費』。張藝謀可以選擇計生單位重新審理此案、提出訴訟或直接支付罰款,他選擇了最後的選項,接受管理單位的懲處結果。而張藝謀所繳交的罰款,將全數上繳國庫。

 

 

748萬是筆驚人的數目,但對張藝謀來說,應不至造成他生存與否的威脅,與此同時,對許多超生的人來說,要付出計生單位所開的罰款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為大學教授的蔡智奇,就是這樣的例子。因著與妻子違反了一胎化政策,蔡智奇的職業生涯岌岌可危。

 

 

蔡智奇一案說來有些複雜。2003 年,蔡智奇與在浙江大學相識的同學結婚,成為夫妻,並在 2007 年時,舉家搬到了美國,蔡智奇在俄亥俄州大學攻讀化學博士。隔年,他與妻子的女兒玲玲在美國出生,因此取得了美國國籍。而在這對夫婦返回中國前,蔡智奇的妻子再次懷孕。他們的二女兒豆豆是在美國懷上,但在中國出生,所以是中國國籍。

 

 

2009 年,蔡智奇取得了在華南理工大學任教的職位,全家回到中國。就當蔡智奇全家開始在中國的生活時,一天,他接到了校方打來的電話,說有人舉報他違反了一胎化政策。蔡智奇知道有一條款的規定:『國外讀書的學生在中國境外所生的孩子,不受一胎化政策的限制。』便將此項規定告知校方以解釋自己的立場。蔡智奇認為自己的大女兒是在境外出生,因此不應被算為在中國境內所生孩子的數量。幾經周旋之後,中央與省級的計生單位都判定蔡氏夫妻違反了一胎化政策,而蔡智奇則被所任職的大學革職。計生單位的解釋是,即使當蔡氏夫婦大女兒出生時,他們是在國外,但因蔡智奇的妻子在美國不是學生的身份,這對夫婦不得算為該政策內在國外讀書之學生身份。

 

 

在此案審理之時,蔡智奇的妻子正於華南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因此校方要求她停止學業,並與丈夫自行離開學校,另尋出路。蔡智奇本身是願意另謀生路,但對於校方要求妻子停學一事,相當不滿,難以接受。因此,蔡智奇未直接離職,反而選擇對此案上訴,像蔡智奇這樣如此尊重妻子的意願、學習是很少見的。在與廣州日報的專訪中,蔡智奇表示:「我認為我太太能夠繼續求學一事比我自己的工作來得重要…她已經為我們這個家犧牲了許多。我認為她應該珍惜這次的機會,繼續學業。」即使蔡智奇難過地表示他們的家庭生活深受此案的影響,但他敬重太太、愛護家人的一面實在是值得稱道,而這也讓蔡智奇在政策間求生存的掙扎之苦格外令人動容。

 

 

為徹底執行相關政策,中國政府所付出的時間、資源、精力之龐大相當驚人,每年所花在家庭計劃及一胎化政策上的資金約48億 2000 萬人民幣 (708 萬美金),相較于該數字,張藝謀所繳付的 748 萬罰款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中國政府可以選擇將這些資源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但事實上,數十億的金錢、大量的時間、成千上萬的人力,卻不幸地用在殘害嬰孩、拆毀家庭等事上。

 

 

對於違反一胎化政策的家庭,計畫生育委員會開出高額罰款,強行將家中財物取走,並迫使違反政策者離開他們的工作崗位,而大家很容易就忘記,這些深受違反政策之苦的超生家庭,與你我一樣,都是有血有肉的平凡人啊。當張藝謀與蔡智奇這類的案件受到國際注目的同時,還有許許多多類似案件仍在陸續發生,卻不為人知。僅僅是因為多生了一個孩子,就可以永遠改變這些家庭的命運,並在父母與孩子的身上造成抹不去的傷痛。

 

 

唯有神,才能改變那些中國官員的心,使其停止迫害家庭,並引導至行善的道路上。就計畫生育委員而言,要對張藝謀、蔡智奇與其他千千萬萬的超生家庭做出懲處,完全不費吹灰之力,但所作出的懲罰,卻會眾多家庭與個人造成終生傷害。

 

 

聖經在多處提及惡人(不信之人)的心:

【詩篇14:1】愚昧人心裡想:「沒有上帝,他們全然敗壞,行為邪惡,無人行善。」

【詩篇10:13】「惡人為何輕視上帝,以為上帝不會追究呢?」

 

 

透過這些經節,可以看出那些行不義之事的人並不認識神,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會帶來什麼後果。當我們持續為那些受迫害的超生家庭禱告的同時,也讓我們為計生單位的官員並與迫害家庭有關的人士向神祈禱,祈求救恩能夠早日臨到他們,願神憐憫、帶領他們為自己所行的不義之事來認罪悔改。今天的迫害者,往往自己本身也曾是受迫害的。我們實在需要為中國執政掌權者與計生單位的官員們向神祈禱,願神來柔軟他們的心,願他們能夠回轉歸向耶穌,歸向那位一切光與生命的源頭。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

柳弟兄與馬弟兄的服事見證

 

 

柳弟兄夫婦和馬弟兄夫婦服侍一個村子裡的九戶人家已經有5個月了。這九戶人家都是從邊遠山區來到省城打工的,他們都拖家帶口,有的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並且有些孩子還需要上學。如果碰到有人生病了,就只能找一些私人診所就醫,因為條件好些的正規醫院,費用太高,他們根本看不起病。這幾個家庭的經濟負擔都很重。這些進城務工人員,既無文化,也無技術,只靠出賣勞動力求生,做的活又髒又累,而且收入低,勉勉強強才養活一家人。由於孩子多並且普遍年齡偏小,妻子們只好在家中帶孩子。這些人家的生活苦不堪言,被人瞧不起,也沒有得到過外人的幫助和關愛。

 

 

為了建立好的關系,從一開始, 同工們就商量決定要請這九戶人家吃一頓飯,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他們,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對同工大都不太信任,同工每次與他們交流時,給他們傳福音時,他們都只是悄悄地聽,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同工經過再次商量後,...

[圖片來源: batanga.com]

 

過去三十年間,在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有四億的嬰孩失去了無辜性命。因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自該政策實施起,大規模的性別屠殺便席捲整個中國。如今,已有許多媒體在關注中國的性別屠殺問題,但此問題在其他國家的狀況呢?中國是唯一偏好男嬰、屠殺女嬰的國家嗎?

 

 

 

事實並非如此。 離中國不遠的印度,是另一個性別屠殺嚴重的地方。和中國一樣,印度實施計畫生育政策來控制國內的人口。20世紀50年代開始,印度的人口專家就開始使用各樣方法來緩解快速增長的人口數量,以避免過度使用有限的資源。

 

 

 

在印度,最常使用的方法是絕育及節育。計生官員會利用食物配給或工作機會來威脅利誘男女進行絕育手術。對於達到一定絕育數字的省份,政府也會進行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