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的力量

【詩篇118:5】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把我安置在寬闊之地。

 

 

津,是我們在女嬰援助計劃中幫助的母親之一,她在去年碰到了很大的困難,並致電給當地的同工求助。津告訴我們的同工,她女兒病了,現在在醫院裡。津與女兒已在醫院住了幾天,但女兒的狀況仍未好轉。醫生告訴津,看女孩的狀況,可能還需要住上好幾天。當津打給當地同工時,她非常地擔心,希望同工可以為她向神求醫治,好讓女兒能夠趕快康復,盡快出院。對津來說,可以盡快出院相當重要,因為她不想與女兒在醫院度過中國春節。我們的同工告訴津說他們可以一起禱告,一同向神求醫治。

 

 

隔天,津又打電話來了,這次她是想告訴同工她女兒已經康復並出院了。津說,如果沒有那個禱告的話,她的女兒不會那麼快康復的。為表示對上帝的感謝,津想要奉獻她這個月 200 元津貼給同工的教會。津因為住得較偏遠,並沒有固定聚會,但這是她第二次奉獻給教會了,第一次是在她難產後,那次她也是因著禱告,奇蹟般地得著醫治。

 

 

上帝當然紀念津願意奉獻的心。她相信神,卻從未參加過主日聚會,但感謝神,透過我們女嬰援助計劃項目的進行,津開始經歷神,並漸漸建立與神直接的關係。

 

 

津的見證讓我們看見了神奇妙的作為,但神的工作並沒有就停在這裡!

 

 

就在津的女兒得著醫治的不久,輔導津的同工接到了女童援助計劃中另一位母親煦的來電。 煦說道她的女兒生病了,現在住在醫院裡。這對母女已在醫院待了兩天,但醫生也沒辦法確切診斷出她女兒究竟是得了什麼病。醫生說不出問題出在哪裡,但煦的女兒就是一直哭,哭個不停。全家人擔心又著急,煦只好打電話給當地的同工幫忙禱告。

 

 

煦尚未接受主,之前每次當我們同工想試著與她分享福音信息時,她總是會轉移話題,而這次煦竟然主動請同工幫她禱告,這讓同工感到非常訝異。這位同工知道,一定是神在煦的心裡動工了。在電話中,同工帶著煦一同祈禱,煦需要做的,就是聽著同工的禱告,並在最後說:「阿們」。禱告很簡短,之後同工花了點時間安慰煦,便結束了她們的對話。隔天,這位同工打電話給煦說她想去醫院探望煦和她女兒,出乎意料之外地,煦跟同工說不需要來探訪她們了。煦接著說,她們不用待在醫院了,因為她女兒已經得著完全的醫治,就在昨天一禱告完的時候!

 

 

同一天,同工後來雖沒去醫院,但去了煦家中探望她們母女倆。煦說道,就在與同工禱告結束的當下,她的女兒就停止了哭泣,很安穩地睡了一整晚。煦說,她從來就沒有看過這個孩子睡地那麼沈。煦將這奇事歸功於禱告的大能。

 

 

這位為津和煦兩位媽媽禱告的同工,歡喜快樂地將這兩個見證與我們分享,讚美主,祂實在是垂聽禱告的神!這位同工說道:「這些經歷讓我知道,神使用我們的禱告來吸引人歸向祂。我們看見了許許多多的家庭因著我們為他們的禱告,而願意放下固執,轉向福音。即使有些家庭尚未完全歸向基督,但我相信,主已經開始在他們的靈裡動工了。我深信神要透過女嬰援助計劃,引領更多家庭歸向祂。感謝讚美主!」

 

 

這兩個禱告的神蹟奇事讓我們更加確信,義人祈禱所法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各書5:16)。能夠侍奉這位垂聽禱告的神是何等美好,祂實在是願意成就凡我們奉祂名所求的(約翰福音14:14)。

 

 

願神繼續使用我們的女嬰援助計劃,來帶領更多的家庭歸向祂。我們實在是蒙福,能夠聽到這些從中國而來的見證,多麼鼓舞人心!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嬰援助計劃藉著讓中國的家庭重視女孩,進而為女嬰帶下她們應得的生命、價值與尊嚴。若您願意幫助像津和煦一樣的媽媽,歡迎您捐款至我們的女嬰援助計劃。




More Articles

IMAGE: know-christ.com

 

近日來,神大大地祝福女童之聲的團隊,讓我們有機會來見證神在中國的大能醫治與奇異恩典。很開心在這與大家分享我們所信的神是如何信實,並一同在基督裡來歡慶這些得勝的事跡。這個見證是來自我們在中國的同工,葛弟兄:

 


 

 

當他們找到這位女子時,她一個人處在又黑又髒的房間裡,一個人孤拎拎地好似全世界都遺棄了她,又好像那個凌亂不堪的房間已經將她吞滅。當在走近點才發現,原來她大腹便便,已懷有數個月的身孕了。她說,她的先生今天一早就離開家,要到深夜才會回來。

 

 

她是方太太,一位從農村到城市來工作的中國婦女,夫婦二人近來為房子和經濟問題的緣故飽受煎熬,...

因為“蛋蛋”的出生,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均被“雙開”。他們均投訴曾在“計生學習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11月19日上午10時,前小學教師朱新梅來到莒南縣檢察院反瀆局。半年來,這是她第5次來到檢察院,舉報當地計生部門非法拘禁自己一案。前4次,她都被答复案件太多,讓她等等。這一次,工作人員又沒在辦公室。

8個多月來,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已經“揚名”莒南縣官場。今年3月初,兩人被指在去年超生一個男孩,都被開除公職和黨籍。朱新梅從莒南縣四小的數學老師變為了失業婦女。李博毓失去鄉鎮財政所副所長的股級身份後,淪為打工仔。縣里每次開計生工作會議,這對前夫婦總是被拎出來作反面典型。

...

自從開放二胎以來,很多家庭考慮最多的是願不願意生。

 

相信願不願意生這個問題在沒有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前的中國是沒有人想過的。那個時候一家生七八個,少則三四個都是很常見的。沒人會想願意不願意生,有了就生,生了就養。那時候的孩子也沒那麼嬌慣,孩子生出來了就群養,窮是窮,但沒有人怕窮得養不起孩子。

 

反而是現在,經過了33年生育束縛後,國人的思維改變了。

 

只生一個,全家的注意力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切以此孩子為中心展開,所有的錢也花在這個孩子身上。如果再生一個,要花多少錢養這個孩子呀? !能養得起嗎?生了第二個會不會影響第一個孩子的好生活? 。 。 。

 

下面是一位名叫“張寧虹”的作者寫的文章,作為母親,她很客觀地分析了生二胎的利弊:

 

首先我要說一下,寫這篇短文沒有任何目的,既不是鼓勵符合條件的人生二胎,也不是挑戰飽受壓力的人的神經勸他們放棄下一代。寫這篇小文,僅僅是為了做一種探討,既然現實對人口有了剛性需求,人口紅利需要延續,政策終於有了鬆動,很多人也確實一直盼望著能有第二個孩子,那么生不生第二個孩子也就成了擺到桌面上可以堂而皇之探討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