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屠殺是中國獨有?還是全球問題?

[圖片來源: batanga.com]

 

過去三十年間,在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有四億的嬰孩失去了無辜性命。因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自該政策實施起,大規模的性別屠殺便席捲整個中國。如今,已有許多媒體在關注中國的性別屠殺問題,但此問題在其他國家的狀況呢?中國是唯一偏好男嬰、屠殺女嬰的國家嗎?

 

 

 

事實並非如此。 離中國不遠的印度,是另一個性別屠殺嚴重的地方。和中國一樣,印度實施計畫生育政策來控制國內的人口。20世紀50年代開始,印度的人口專家就開始使用各樣方法來緩解快速增長的人口數量,以避免過度使用有限的資源。

 

 

 

在印度,最常使用的方法是絕育及節育。計生官員會利用食物配給或工作機會來威脅利誘男女進行絕育手術。對於達到一定絕育數字的省份,政府也會進行獎勵 。這樣的手法,不禁讓人想起中國普及的強制絕育及節育目標。

 

 

 

80年代,印度開始實施《一家二孩》政策。因為大部份的印度家庭都想要男孩來繼承家中的姓氏,所以許多家庭就會用遺棄、溺斃甚至焚燒的方式來處理新生的女嬰。一如中國,計生政策的限制會導致性別屠殺。

 

 

 

在這兩國性別屠殺的問題下,還有一相似之處:超音波技術在墮胎一事上所扮演的角色。超音波在印度相當普及, 就算任何選擇胎兒性別的行為在當地都是違法的,父母還是能藉此技術得知胎兒性別,並進而拿掉不想要的女孩。有研究預測,印度每年約有50萬女嬰因人工流產而無緣來到這世上。全球的男女性別比例是112:100,但2011年,在印度某些省份的男女比例卻高達125:100。

 

 

 

印度的男性人口多出女性3,700萬,這樣的差距造成印度強暴事件屢見不鮮,就好比中國的男女人口失衡導致了性人口販運的犯罪率高漲。談到性別屠殺,最為人所知的國家就是中國和印度,但是,這問題也發生在許多其他國家。格魯吉亞(Georgia)、阿美尼亞(Armenia)、阿塞拜疆(Azerbaijan) 這三個在高加索地區的國家,男女人口也極度失衡,其原因亦是性別選擇性墮胎,以及當地的計生政策。女嬰,再次是被犧牲的對象。

 

 

 

有數據顯示,格魯吉亞、阿美尼亞、阿塞拜疆三國的新生兒性別比例分別是121:100 、117:100、 116:100。蘇聯解體後,原體制下的國家就開始引用超音波技術,帶來了產前性別選擇的可行性。與中國和印度一樣,前蘇聯國家也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有些人認為,此觀念的形成與這些國家的內部矛盾有關,但究竟為何高加索地區的父母也偏好男孩呢?專家對此尚未提出具體解釋。

 

 

 

正因為性別導向墮胎的盛行,在這三個國家裡,有一成的女孩就這樣失去了來到這世上的機會。

 

 

 

性別屠殺,也出現在北美。一項由加拿大醫學協會期刊(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所發佈的研究中顯示,因性別導向墮胎常發生在亞裔族群中,特別是那些在亞洲出生但現居加拿大的準媽媽。該期刊稱加拿大為「重男輕女父母的庇護地」。文中說到:「造成此現象的原因在於,父母不但可以合法在產前得知胎兒的性別,在加拿大想要墮胎也並非難事。」這已經不是秘密了。在美國的華盛頓州,靠近加拿大邊境的地方甚至出現了一則廣告:「想要建立夢想中的家庭嗎?下一胎,男孩女孩任你選擇。」

 

 

 

在華裔加拿大人中,第一胎男女性別的比例還算正常,但第二胎就另當別論了。如果第一胎是女孩,那第二胎和第三胎有超過五成的比例是男孩。然而,如果第一胎就是男孩,之後出生嬰兒的性別比例也無顯著不同。亞裔的媽媽,通常是印度人、菲律賓人及韓國人,會特別努力地想生男孩。

 

 

 

大部份的加拿大人都不認同性別導向的墮胎行為,但是加拿大墮胎權利聯盟(Abortion Rights Coalition of Canada)卻持不同看法。該聯盟認為:「選擇性別的墮胎行為不應被視為墮胎議題來討論,問題的根源在於社會及特定文化,是否付於女性應得的價值與尊重,無論其對象是對女孩亦或婦女。」該聯盟技術闡述其立場:「如果懷孕的婦女覺得她應該要拿掉腹中的女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那麼,基於同理心與安全因素,我們就應該盡力保護該婦女的身心狀態,並讓她得以擁有安全墮胎的機會。」

 

 

 

那麼被拿掉的女嬰呢,誰又來保障她們的權益?為什麼世上有那麼多國家會認為,隨意處置自己女兒的行為是可以接受的?

 

 

 

我們可以把這種不尊重女性的觀念歸咎于文化、價值觀、政治局勢、戰爭、家庭形態等等的影響,但是不論真正的原因為何,每天仍有許許多多女孩因此喪生。我們都是造著神的形象所造,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如果世人都能視母親與女兒為上帝無價的創造,那麼對女嬰的殺害、遺棄、虐待等行為就根本不會存在了。我們對人寶貴生命的錯誤認知,已經造成了各樣傷害,而且,並沒有什麼一勞永逸的方法可以完全將其醫治。

 

 

 

只有神才知道該如何徹底地結束性別導向墮胎。我們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祂掌管一切,但並不表示我們可以對現況袖手旁觀。神給予我們何等的恩典地位得以與祂同工,與祂的事工有份。如果我們願意將自己擺上,永生的神就會用祂的方式來使用我們。我們奉獻的也許是一生的時間,或是一週一次的禱告,無論我們能擺上的是什麼,神都有辦法大大地使用!

 

 

 

【哥林多後書5:18-20】一切都是出於神,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 這就是神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所以,我們做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們勸你們一般,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神和好。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歡迎您加入我們禱告的行列,一同與有份於神的事工、神的國度!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

[圖片說明:孤兒事工中的孩子一起製作手工卡片]

 

 

今年的七月五日,女童之聲收到了首份來自關愛孤兒項目的正式報告,整個團隊為此欣喜不已。女童之聲的孤兒事工始於2012年2月,主要在於照顧那些政府體系不接受的孤殘兒童。因為之前一直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管理、支援,此項事工的發展一直進行地不太順利,我們甚至一度考慮暫停這方面的服事。然而,儘管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難,靠著神的恩典,這項孤兒事工然仍得以持續成長,而現在我們終於看見了同工們勞苦的果效。我們要向中國內地服事的弟兄姊妹們表達最誠摯的感謝,謝謝他們願意以義工之姿來關愛那一個個如珍寶般的孩子。

 

 

 

這項事工目前服事了3至13歲不等的十位兒童...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