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你走出困境的信心

蘋姐妹的見證

寫於 2014 年 12 月

 

 

今天,終於靜下心,把那一段經歷寫下來,一段回憶起來都還心有餘悸的經歷。

 

 

30歲結婚,一直以為小生命會順理成章的來到我們的小家庭,可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直到34歲那年,經過種種的千辛萬苦,我才如願以償的懷上了寶寶,做為一個大齡媽媽,在知道懷孕後,我就在興奮,幸福,以及小心翼翼中開始了我的孕期生活,懷孕前期,我並不像別的孕媽媽那樣辛苦,有著各種折磨人的反應,每次定期的產檢,醫生總是告訴我寶寶發育非常的好,就在我以為一切正常,靜待寶寶降臨的時候,更大的考驗來了。

 

 

在懷孕快7個月時,我循例按照醫生的安排,做了一次B超,這是孕中必做的一項大的B超檢查,30多分鐘的檢查過後,醫生給了檢查結果,我被告知胎寶寶雙側腦室增寬,兩側各達到1.2 CM,初步判斷為腦積水,B超醫生很謹慎的建議我把結果馬上給醫生看一下,按捺住狂跳的心,我馬上聯系了一個知名的產科醫生並把結果給了她,她告知我,這個胎寶寶可能保不住了,大腦發育不好,建議我引產。當聽到這個結果時,我所有的意識變為了空白,耳朵嗡嗡作響,兩只腳就像站在了棉花堆裡。直到先生趕到醫院門口接到我,看到他同樣焦灼的臉,我才哇的一下哭出聲來。從那一刻開始,所有的幸福離我遠去,苦難和考驗隨之而來。我的整個家庭一瞬間從幸福的天堂,跌落到了痛苦的谷底。得到結果後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尋遍了各大醫院知名的產科醫生,也通過網絡尋求各種幫助,最後得到兩種建議:1、馬上引產2、胎寶寶的發育是個非常復雜的過程,而大腦的發育尤其復雜,醫學上有很多案例就是胎寶寶在後期自身吸收了積水,腦室恢復正常,但一般要在懷孕8個月之後,才能更明晰的知道寶寶是否是健康的,在整個過程中,沒有辦法借助醫學手段去干預,完全看寶寶自已的發育,也就是說,8個月後的結果無人能預料,一切聽天由命,我屬於高齡孕婦,8個月之後再做引產,無論在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出於對我的愛護,家人和朋友都建議我引產,養好身體後,再孕育新的小生命。一個兩難的選擇擺在我們的面前,最終我和先生決定給自己,也給寶寶一個機會,八個月後再做決定。

 

 

等待是痛苦而又折磨人的,那是一段被眼淚,絕望,徘徨充斥的時光。悲傷和眼淚常常不由自主的湧上心頭,衝上眼眶,因為母親的情緒又直接會影響胎寶寶的發育,所以我要竭力控制住壞的情緒,心裡極其苦悶,卻又無法排解,我就這樣一天又一天咬緊牙關熬著。為了緩解郁悶的心情,我參加了了一個基督徒朋友的聚會,在聚會中認識了一對夫婦,他們是女嬰援助的同工,在了解了我的情況之後,他們努力的開解我,引導我,給我力量,也為我禱告,讓我把所有的負擔交托給天父,他們說仁慈的天父自有他的安排,我所有想要的答案,聖經中都會有明示。從那次聚會以後,我每天晚上都會跪在床邊,為我的寶寶向主虔誠的禱告,把聖經做為我的睡前書籍讀給自己和寶寶聽,我把所有的負擔全心全意的托負給了我的天父。很快,我就在聖經中讀到了一段話,大意是每個婦女在生產之前,都會經歷很多的困難和痛苦,可是等到新生命降臨後,所有的苦難都會被衝淡和遺忘,讀到這裡,我的心豁然開朗。我堅信這是主給我的明示,我和寶寶一定會度過這個難關,主一定會賜一個天使到我的家庭。我安靜的等待著,直到懷孕8個月滿,我再次做了B超檢查。我的寶寶雙側腦室恢復正常。醫生很高興的恭喜我,我可以保住我的小天使了!

 

 

現在,我是一個健康的1歲女寶寶的母親,我的女兒健康快樂,我盡情享受著做為母親的所有幸福。耶穌說:如果你從未感受痛苦,你怎能知道我是醫治者;如果從未經歷艱難,你怎能知道我值得信賴;如果你從未感受哀傷,你怎能知道我是安慰者;如果你從未遇見難題,你怎能知道我會解決;如果你從未身處困境,你怎能知道我願意拯救。感謝我的天父,感謝女嬰援助一直以來的關愛及幫助, 是因女嬰援助讓我認識信靠主耶穌基督的救恩,感謝我的先生以及幫助我走出困境的兄弟姐妹們,這就是我的經歷,一段真實的經歷,希望這篇短文也能幫助那些正經歷著痛苦的朋友們,執著的信念一定會帶你走出困境。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因為“蛋蛋”的出生,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均被“雙開”。他們均投訴曾在“計生學習班”遭遇拘禁和逼迫。

11月19日上午10時,前小學教師朱新梅來到莒南縣檢察院反瀆局。半年來,這是她第5次來到檢察院,舉報當地計生部門非法拘禁自己一案。前4次,她都被答复案件太多,讓她等等。這一次,工作人員又沒在辦公室。

8個多月來,朱新梅和前夫李博毓已經“揚名”莒南縣官場。今年3月初,兩人被指在去年超生一個男孩,都被開除公職和黨籍。朱新梅從莒南縣四小的數學老師變為了失業婦女。李博毓失去鄉鎮財政所副所長的股級身份後,淪為打工仔。縣里每次開計生工作會議,這對前夫婦總是被拎出來作反面典型。

...

 高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高姐妹現年38歲,丈夫已經有58歲了。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女兒。第二個女兒叫雯麗,是我們幫助的對象,下個月就要周歲畢業了。之後高姐妹又意外懷孕,現在已經有5個月了。因此,高姐妹又成了我們關愛的對象。

 

 

高姐妹一家是當地少數民族,住在市郊的少數民族山村,生活十分艱難。由於高姐妹的丈夫年紀已58歲了,又沒有文化和仼何技術,根本找不到工作,村子的人都瞧不起他,更別說得到過別人的關心和幫助了。

...

 

[圖片來源:scmp.com]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 - 因為無法負荷短期內所接受的大量棄嬰,位於廣州的「嬰兒安全島」近日已暫停試點營運。「嬰兒安全島」的設立是為棄嬰提供一個安全的收留處,而自今年一月28日起,廣州市的棄嬰安全島已接收了棄嬰262名。根據新華網的報導,在該嬰兒安全島開始營運的頭十天,已陸續接收了33名棄嬰。

 

 

嬰兒安全島的項目始於2011年,最初設置目的是為降低棄嬰之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