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哀哭變為跳舞

IMAGE: know-christ.com

 

近日來,神大大地祝福女童之聲的團隊,讓我們有機會來見證神在中國的大能醫治與奇異恩典。很開心在這與大家分享我們所信的神是如何信實,並一同在基督裡來歡慶這些得勝的事跡。這個見證是來自我們在中國的同工,葛弟兄:

 


 

 

當他們找到這位女子時,她一個人處在又黑又髒的房間裡,一個人孤拎拎地好似全世界都遺棄了她,又好像那個凌亂不堪的房間已經將她吞滅。當在走近點才發現,原來她大腹便便,已懷有數個月的身孕了。她說,她的先生今天一早就離開家,要到深夜才會回來。

 

 

她是方太太,一位從農村到城市來工作的中國婦女,夫婦二人近來為房子和經濟問題的緣故飽受煎熬,生活十分困難。

 

 

去年,因著神的帶領,方太太和她先生與我得以相識,也知道我是女童之聲的同工,我那時暫時將他們安排與我同住。我持續地向這對夫婦分享耶穌基督,向他們傳福音,但他們相當抵擋,甚至說他們的父母是基督徒就夠了,他們本身不需要福音。方太太的父母是三自運動的一分子(在中國由國家批准管理的新教教會),但本身很少去教會聚會。

 

 

方太太和她先生倆之後搬離了我這,住到其他地方去了。去年十一月,我們的同工去探訪方太太時,發現她身處在那個又黑又髒的房間裡。當那時的景況讓去探訪的同工相當心疼,於是,同工們接著向方太太分享耶穌基督的愛與同工們的見證。儘管方太太似乎仍然剛硬,但就同工所言,神已經開始在方太太身上動工,要把她的石頭心挪去,換上一顆肉心。

 

 

我們每個月定期的探訪漸漸地改變了方太太,她比從前願意接受耶穌了。就在我們一次探訪中,方太太決定打電話給她患有癲癇的父親,問問他有沒有需要代禱的事項。這是多麼大的轉變啊,跟我們之前與她互動的印象大不相同!

 

 

在那次探訪之後,我們不只是幫方太太的父親禱告,同時也試著將神的愛與方太太以及她其他家人分享,歡迎他們來相信主耶穌基督。我們不止分享,也給了方太太一些福音相關的DVD,好讓她能對我們的神有更多認識。

 

 

大概一年之後,聖靈終於在方太太的心裡行了奇蹟,她答應來參加我們教會的主日聚會。幾個月前,方太太固定聚會,並在最近,就在我們聖誕特別聚會上,她決定將自己的生命獻給耶穌!方太太自己也對這樣的決定特別喜樂。

 

 

方太太說道:「我從來沒想過相信上帝是如此美好,就像是我們同在一個大家庭一樣。」

 

 

看到方太太這樣的轉變,我們同樣也深受感動,我們鼓勵她要持守在主裡的信心,主會祝福她全家並保守她的孩子。

 

 

方太太天性害羞內向,所以我們都私底下邀請她每週來主日聚會。我們向神祈禱,願神更多地打開方太太的心房,釋放她的靈魂,這樣她就能更加了解神的道,並藉著聖靈重生。我們也願方先生能夠快快來到基督的面前。

 

 

感謝讚美主!

 

 


 

 

神又再一次地把喜樂油澆灌在苦難中婦女的生命裡,為此我們實在是歡喜快樂。願神能夠將這樣奇蹟般的轉變多而又多的賜給中國那地,並願神大大地祝福我們當地同工的辛勤擺上。

 

 

【詩篇30:11】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詩篇118:5】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把我安置在寬闊之地。

 

 

津,是我們在女嬰援助計劃中幫助的母親之一,她在去年碰到了很大的困難,並致電給當地的同工求助。津告訴我們的同工,她女兒病了,現在在醫院裡。津與女兒已在醫院住了幾天,但女兒的狀況仍未好轉。醫生告訴津,看女孩的狀況,可能還需要住上好幾天。當津打給當地同工時,她非常地擔心,希望同工可以為她向神求醫治,好讓女兒能夠趕快康復,盡快出院。對津來說,可以盡快出院相當重要,因為她不想與女兒在醫院度過中國春節。我們的同工告訴津說他們可以一起禱告,一同向神求醫治。

 

 

隔天,津又打電話來了,這次她是想告訴同工她女兒已經康復並出院了。津說,如果沒有那個禱告的話,她的女兒不會那麼快康復的。為表示對上帝的感謝,津想要奉獻她這個月 200 元津貼給同工的教會。津因為住得較偏遠,並沒有固定聚會,...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