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獨二孩的近況與前景

[圖片來源:szhk.com]

 

 

今年七月十日,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導,在全國31個省份當中,已有29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去年十一月,中國中央宣布了該政策的啟動,浙江省成為首個鬆綁原來一胎化政策的省份。及至目前,只剩西藏自治區及新疆省兩行政地區尚未正式實施該政策。

 

 

 

在單獨二孩政策下,只要夫妻其中一方為獨生子女,就能合法地生兩個孩子。在此政策發佈之前,唯有在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該夫妻才能生兩個孩子。1984年所制定的一胎化政策只允許一對夫婦生一個孩子,除非是少數民族、第一胎是女孩的農村家庭,或是在一些特殊狀況下,才有例外,而單獨二孩則是數十年來國家首次對一胎化政策的鬆綁。

 

 

 

另一項政策的更新,是此新政策也適用于所有符合條件的軍事人員。今年六月三十日,中國政府宣布「凡軍隊人員、軍事直屬單位以及非現役文職人員,只要父母其中一方為獨生子女,其便可合法擁有兩個孩子。

 

 

 

大部份的中國官員都在擔心,一胎化政策鬆綁之後會帶來一陣嬰兒潮,進而過度消耗國內資源。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預測新政策的實施會讓中國每年多出200萬的新生兒。根據中國媒體財新網的報導,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則預測,中國接下來每年會多出2500萬的新生兒。為因應突然激增的新生兒數量,許多嬰兒用品公司已經增加其在中國的生產量。新政策的實施一共讓全中國有1100萬的夫妻突然間能合法擁有兩個孩子,增加商品生產量之類的準備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這些預測新政策所帶來的改變都沒有成真。政府在政策上所設的重重限制,以及多一個孩子帶來的財務壓力,大大降低了二孩政策對家長的吸引力。人口所教授穆光宗認為:「中國政府高估了人民想要生孩子的動力及決心。」

 

 

 

相較于原政策,新政策的確讓全國多出了許多夫婦能合法擁有二孩,但是這些夫婦若想要第二個孩子,仍需先得到由政府核發的准生證。有些省份因為擔心與准生證相關的工作量會突然暴增,刻意將二孩的准生證申請過程複雜化。這樣的做法讓很多有意申請二孩准生證的夫婦打消該念頭。在有些省份,夫婦若想要申請二孩,母親必須年滿28歲,且兩個孩子必須相差至少四歲。在中國的大城市裡,養個孩子的費用是很高的,更別說要多養幾個孩子。根據經濟學人的報導,在中國的城區裡撫養孩子一年的費用,相當于全中國的個人年均所得。除此之外對符合條件的夫婦而言,還有其他讓他們不願再生一個孩子的理由

 

 

 

就整體中國的人口分佈而言,這又意味著什麼呢?根據新華網報導,全中國有1100萬對夫妻符合生二孩的條件,但卻只有27.16對夫婦提出二孩證的申請,而其中已獲取二孩證的則有24.13萬對夫婦。浙江是第一個開放單獨二孩的省份,原預計在新政策之後的第一年會有8萬名二孩的誕生,但目前看來,在新政實施的頭四個月來,卻只有2,444名二孩。現在,經該省計生單位重新評估之後,預計今年夫婦再生育的出生人數為兩萬左右。目前為止,在政策實施之前所有的預測都並未成真。浙江大學人口所研究員尹文耀表示:「單獨二孩政策並不會帶來嬰兒潮。高房價的壓力,以及越來越高的生育成本,讓許多人選擇不生第二個孩子。」

 

 

 

中國現今所面臨的人口問題包括:日漸縮減的勞動力、快速老齡化、極度失衡的男女比例是,而政府努力控制了三十多年的生育率,反而是現今國家迫切所需要的。如果中國現在每年增加兩百萬的新生兒,也許可以解決這些人口問題。北卡羅萊納加州大學Chapel Hill 的社會學助理教授蔡永(Cai Yong)在華盛頓時報上說到:「高出生率會是中國社會的一大福祉」。

 

 

 

人口專家認為,若要維持人口基本規模,總和生育率應達2.1,即每位女性應生育2.1個孩子,而中國現今的生育率為1.6。穆光宗教授表示:「我們現在不需要懼怕生育潮,反而應該擔心計生限制以及低生育率所帶來的問題。」美國威斯康辛州大學的人口專家易富賢也持類似觀點,他說道:「如果我們像現在這樣,一直懲罰那些多生孩子的家庭,並獎勵那些少生孩子的家庭,等到需要提高生育率的時候,就很難有效地鼓勵大家多多生育。」易富賢進一步推測,即使現在中國政府完全取消計生政策的限制,生育率也將維持現狀,停滯不前。

 

 

 

許多人口專家都異口同聲地表示,目前中國在計生政策上的改變太少也太遲了。過去的三十年間,中國政府無所不用其極地在控制出生率,而現在,有些專家就認為中國反而應開始提出一些政策,來提高民眾多生孩子的意願。即使中國現在需要大量的新生兒,政府官員卻仍不願意完全廢除一胎化政策。官方的說法是,現階段並無終止一胎化政策的時間表,而《單獨二孩》非常有可能會在接下來的五年間維持不變。

 

 

 

儘管,在短期內中國政府並沒有廢除一胎化政策的計劃,但外界對中國計生政策的批評聲浪不斷,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譴責一胎化政策,並且向中國施壓,希望能早日終止該政策。然而,跟多國譴責的聲音相比,我們的禱告是更具力量的。就算中國沒有終止一胎化政策的時間表,我們的神做事並不是照著人的時間來做。若是我們想看見中國在計生政策上的改變,就讓我們迫切禱告吧,願神在中國人民及執政掌權者的心裡動工!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在神凡事都能!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batanga.com]

 

過去三十年間,在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有四億的嬰孩失去了無辜性命。因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自該政策實施起,大規模的性別屠殺便席捲整個中國。如今,已有許多媒體在關注中國的性別屠殺問題,但此問題在其他國家的狀況呢?中國是唯一偏好男嬰、屠殺女嬰的國家嗎?

 

 

 

事實並非如此。 離中國不遠的印度,是另一個性別屠殺嚴重的地方。和中國一樣,印度實施計畫生育政策來控制國內的人口。20世紀50年代開始,印度的人口專家就開始使用各樣方法來緩解快速增長的人口數量,以避免過度使用有限的資源。

 

 

 

在印度,最常使用的方法是絕育及節育。計生官員會利用食物配給或工作機會來威脅利誘男女進行絕育手術。對於達到一定絕育數字的省份,政府也會進行獎勵...

柳弟兄與馬弟兄的服事見證

 

 

柳弟兄夫婦和馬弟兄夫婦服侍一個村子裡的九戶人家已經有5個月了。這九戶人家都是從邊遠山區來到省城打工的,他們都拖家帶口,有的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並且有些孩子還需要上學。如果碰到有人生病了,就只能找一些私人診所就醫,因為條件好些的正規醫院,費用太高,他們根本看不起病。這幾個家庭的經濟負擔都很重。這些進城務工人員,既無文化,也無技術,只靠出賣勞動力求生,做的活又髒又累,而且收入低,勉勉強強才養活一家人。由於孩子多並且普遍年齡偏小,妻子們只好在家中帶孩子。這些人家的生活苦不堪言,被人瞧不起,也沒有得到過外人的幫助和關愛。

 

 

為了建立好的關系,從一開始, 同工們就商量決定要請這九戶人家吃一頓飯,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他們,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對同工大都不太信任,同工每次與他們交流時,給他們傳福音時,他們都只是悄悄地聽,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同工經過再次商量後,...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