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孤兒事工的好消息!

[圖片說明:孤兒事工中的孩子一起製作手工卡片]

 

 

今年的七月五日,女童之聲收到了首份來自關愛孤兒項目的正式報告,整個團隊為此欣喜不已。女童之聲的孤兒事工始於2012年2月,主要在於照顧那些政府體系不接受的孤殘兒童。因為之前一直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管理、支援,此項事工的發展一直進行地不太順利,我們甚至一度考慮暫停這方面的服事。然而,儘管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難,靠著神的恩典,這項孤兒事工然仍得以持續成長,而現在我們終於看見了同工們勞苦的果效。我們要向中國內地服事的弟兄姊妹們表達最誠摯的感謝,謝謝他們願意以義工之姿來關愛那一個個如珍寶般的孩子。

 

 

 

這項事工目前服事了3至13歲不等的十位兒童,他們並非是失去雙親的「孤兒」,但他們不是只有爸爸或媽媽,就是被自己的父母遺棄,不然就是因為某些因素而不再與父母同住。其中有些父母因為生理或心裡上的疾病,而無法親自照顧孩子,使得這些孩子過上有如「孤兒」般的日子。中國政府對於失去雙親的孩子,有提供福利院以及其他照顧,但是對於那些單親,或父母健在但無力撫養的孩子,所提供的照顧就相當有限。

 

 

 

每個月(或更頻繁),我們的同工會去這十個孩子的家裡探望他們。同工會花時間陪孩子一起遊戲,關心他們的近況,並給他們一些生活津貼,好讓他們可以付學費並購買些生活必需品。因為這些孩子的生活相當艱難困苦,所以他們大都沈默寡言,而我們同工的探訪正好提供了這些孩子傾訴的對象及機會。

 

 

 

孤兒事工特別之處,在於同工們是整體性地來服事這些孩子及其家庭。我們關心的不只是這些孩子生理的需要,還包括他們心理、靈命以及生活上等等各種需要。同工們對小宇和他家人的服事就是很好的例子。今年一月,小宇的母親在做菜時不小心燒燬了家裡部分的房屋,導致門窗無法關閉,擋不住外面一陣陣的寒風。我們的同工得知消息後就去探望小宇家。小宇與他失智的父母及癱瘓的爺爺同住,所以當我們同工找到小宇時,他身上滿是污垢,皮膚長了凍瘡,並沒有得到應有的照顧。同工發現此狀後,就幫小宇洗了澡,且給他穿上保暖的衣物。之後,藉著當地教會的協助,同工們募到了足夠的款項讓小宇家的門窗得以修復。現在的小宇已經開始上托兒所了,每個月也會有固定的補助津貼讓他能夠繼續上學。今年二月,同工們為小宇舉辦了生日派對。我們實在是很難將下面照片中那個帶著生日帽、笑容燦爛的小男孩,與同工們剛找到小宇的景況聯想在一起。

 

 

 

另外,一位同工想到利用自己做手工卡片生意的經驗,來幫助孤兒事工裡年齡較大的孩子,也是此項事工裡值得特別一提的例子。在孤兒事工中年齡較大的孩子與其他孩子互動的機會有限,所以相當孤單。為了幫助這些孩子從家中走出來,與外界有更多的戶動,我們的同工便開始邀請這些年齡較大的孩子,每個週末到同工家中做客。這些孩子聚在一起時,可以花一整天的時間聊天、談心,一起吃午餐,也一起來做卡片來給我們女嬰援助計劃裡所幫助的媽媽們。做卡片,讓這些孩子們覺得自己是有用的,也能提高他們對自我技能的信心。負責的同工會將孩子每月的補助津貼之一部份付給幫忙做卡片的孩子,像是給他們酬勞般來謝謝他們的幫忙,並將津貼剩餘的部分交給孩子的監護人。這樣的做法會讓孩子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覺得是被重視的,而每週花時間聚在一起,也讓孩子在放鬆的同時,慢慢提升他們的社交技能。

 

 

 

 

我們感謝神親自保守這份孤兒事工項目,讓我們的同工能夠將耶穌的愛帶入這些孩子的生命中。當神看到祂的孩子飽受寂寞之苦時,神的心是何等傷痛,但我們實在是感恩,神祂親自使用我們事工中的同工,用光明與喜樂照亮黑暗。在孤兒事工繼續向前運作之時,以下有幾點想請大家與我們一同在禱告紀念:

 

 

  • 求神持續保護事工中的孩子以及他們家人,並供應他們日用所需。
  • 願這些孩子及其家人能夠蒙神祝福、身體健康,更重要的是能認識神, 與神建立直接的關係。
  • 在中國,我們有許多同工原是隸屬于女嬰援助計劃之下,但卻願意在他們的工作之外,以義工身 份來探訪、關懷孤兒事工中的孩子,求神大大保守並祝福這些神的僕人。
  • 願神在中國的北方地區,賜下適合的同工來加入此項孤兒事工。上個月因為當地的同工人手不夠,使得我們不得不拒絕了十個有意加入此項目的孩子。

 

 

 

神是信實的,是祂自己保守了這份事工一直到今天,而藉著神的恩典,我們也相信這份事工將會幫助到更多需要的孩子及其家庭。

 

 

 

「神在他的聖所做孤兒的父,做寡婦的申冤者。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唯有悖逆的住在乾燥之地。」(詩篇 68:5-6)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Image insert: 



More Articles

上週在俄羅斯的索契 (Sochi, Russia), 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潮觀賞2014 冬季奧運的開幕式。整個儀式表演精彩壯觀,令人印象深刻,魂縈夢牽。大規模的舞台效果以及高規格的科技使用,讓人不禁想起 2008 年北京夏季奧運的開幕式。大多數人仍記得北京奧運驚艷全場的開幕表演,有些人甚至還記得這絕倫效果背後的總推手 –天賦異稟的藝術家,張藝謀導演,但也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的,這位導演因違反了中國的一胎化政策,被記生單位罰款748 萬人民幣 (約120萬美金)。

 

 

身為著名的中國電影導演,張藝謀因策劃2008 年北京奧運的開幕式而更加聲名大噪。張藝謀有多部知名電影作品,如:十面埋伏,而現在則因違反了一胎化政策,需付巨額罰款,再次成為公眾注目的焦點。 根據報導所述,張藝謀的罪狀為生養了三名子女並將其藏匿。這三名子女都是在張藝謀與現任妻子正式註冊前所生。計生單位在去年十一月時開始審理張藝謀超生一事,因此這位導演便無法將妻兒繼續藏匿。一胎化的超生罰款是按違規者收入比例而定,...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