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跨國新娘販運問題嚴重

索哲溫 (Khai Sochoeun) 望著機艙外的天空,隨著飛機漸漸降落,心情也越來越興奮。多年來,索真一直想到中國看看,現在這夢想終於要實現了,前面等著她的是全新的環境、工作、生活。索哲溫說:「飛機抵達目的地之際,一切都那麼美好!繁華進步的中國就在眼前,我朝思暮想的景物竟如此真實。」

 

 

 

就兩周前,索哲溫朋友的叔叔介紹她到中國工廠工作的機會,接著,她辦好了護照,買了些新衣,還有到中國的機票。然而,一到了中國本地的中介住處,她就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並不是之前所講的工作。 現在,索哲溫身處在一間偏遠的農村房舍裡,開始重新琢磨著自己是否真的做了對的決定?是否應該離開在柬埔寨生活多年的鄉間小鎮呢?

 

 

 

就在抵達中國後不久,就有人要索哲溫以及另外兩位同行的女孩打扮一下,因為等等會有一批中國男人要來看看她們。中國男人來了,他們打量著這些女孩,帶走覺得最順眼的,而索哲溫是最後被選走了。

 

 

 

帶有索哲溫的男人四十多歲,他倆回到他位於工業區的家,家中除了這男人外,還有另外七位家庭成員。索哲溫說到:「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強暴,但他就是強迫我一天與他行房好多次。如果我拒絕,他就會打我,而且我還有很多家務要做。」這樣的生活形態當然與索哲溫之前期待的不同,那夢想中的城市呢?完美的工作呢?

 

 

索哲溫是被人口販子運到這裡來的。什麼新工作、好看的衣服、更好的生活環境?一切都是謊言。中國找不到妻子的光棍為數眾多,而索哲溫大老遠地被運到這裡,就是要成為他們其中之一的太太。索哲溫說:「生活在這裡,我就像是個奴隸和性奴,他們就是要我盡快懷孕。」不論索哲溫知不知道,她那樣的生活就是性奴,而她所遭遇的一切並非個案。

 

 

 

五月五日,有十位父母來到柬埔寨反人口販運的負責部門,向該部門副局長陳情她們的女兒是如何遭受她們中國「丈夫」的性虐待。其中一位母親表示:「因為我們家境窮困,所以會希望女兒能夠賺錢貼補家用,但當知道我女兒在中國是過著怎樣的生活,我心疼不已,很希望她能回到我們身邊。」

 

 

 

柬埔寨,並非人蛇集團取得跨國新娘的唯一地方。去年四月,19 歲的可氏 (Cut Thi Mi) 離開了越南的家鄉,經由當地朋友介紹,要到中國南方的工廠打工。幾個月後,可氏致電在家鄉的父親,告訴他們她遭下藥,並被賣給了一位家住農村的男人。可氏的父親已將此案報警,但至今仍不知可氏的下落。

 

 

 

四年前,可氏的嫂嫂也為工作離開了村莊,之後被迫嫁給了中國男人。離可氏家幾里外的小鎮,有三名女孩在2003年說要「工作」,但卻被人蛇集團賣到中國去,不知去向。

 

 

 

類似的案例還有許許多多,不勝其數。

 

 

 

有很多人蛇從越南和柬埔寨騙來的女孩最後都去了中國。中國的男女人口極度失衡,造成該地成為人口販運的熱門市場。有數據顯示,2020 年,中國將有超過3000 萬的單身男性找不到另一半,這一切得歸功於一胎化政策。

 

 

 

國家政策,再加上長期來重男輕女的文化,便造就了中國大規模的性別屠殺。家家都想要唯一的孩子是男孩,而選擇將女孩拿掉或丟棄。自一胎化政策實施這 34 年間,中國的男女人口比例已達118:100。當這些多出來的男孩到了適婚年齡時,周遭卻沒有足夠數量的女性,他們該怎麼辦呢?於是便從鄰近國家中「訂購」跨國新娘。

 

 

 

索哲溫和可氏這樣的「新娘」毫無戒心,她們都以為自己是要到工廠去工作,卻沒想到最後是嫁給中國的男人。

 

 

 

幾天前,Mid-Day 有一篇關於七位中國男人遇到外籍新娘落跑的報導,其中一位男士名為胡鵬。就像在網上買廚房用品那樣,胡鵬在網路上訂購了他越南籍的新娘 。胡先生表示:「在我們這裡,越南太太很受歡迎,一般都認為越南女人忠誠、溫柔、善解人意又會做家務。我透過中介看到我太太時,就覺得她很可愛。」

 

 

 

一開始,胡先生的太太完全符合他理想媳婦的樣子,胡先生說道:「有幾天的時間,一切都很順利、很幸福。我去上班,太太就在家裡縫紉、打掃,傍晚時,就為家裡準備晚餐。那時候的生活,就與我期待中的一樣。」但很不幸,婚禮的幾天後,這位在網路上買來的完美商品竟不辭而別。

 

 

 

胡先生認為,一胎化政策是造成今天外國新娘如此受歡迎的主因。「要找個中國媳婦真的很不容易,在嚴苛的計生政策下,大部份的家庭都希望他們唯一的孩子是男孩。」

 

 

 

中國人口販運的問題相當嚴重。美國年度關於人口販運的報告(TIP) 中,將各國致力于打擊人口販運的程度分成三級,第一等級是對於該問題做出最徹底的努力及貢獻,而中國的評比為第三等級。

 

 

 

根據2013年的TIP,一胎化政策為中國帶來了嚴重失衡的中國男女比例衡,因此,造成中國男人對娼妓及跨國新娘需求劇增的主要根源,也是一胎化政策。就像是索哲溫的案例,這些被人蛇集團賣給中國男人的外籍新娘,常常會碰到丈夫凌虐、被迫做粗工等苦境。

 

 

 

人口販運的事件比比皆是。

 

 

 

就在上週,有兩名越南籍女子遭到逮捕,其罪名為販運當地女子至中國做跨國新娘。而在5月5日,也有兩名中國男子及一名柬埔寨女子遭到逮捕,因為他們計劃要把七民年輕的當地女性運到中國,並賣給中國男人。

 

 

 

人口販運的系統龐大而複雜,內裡滿是邪惡,但是我們可以透過禱告,來戰勝黑暗的權勢。在為那些被拐賣的女子禱告之時,讓我們也不要忘記為那些誘拐、買賣人口的所有人向神祈禱。參與這惡行的每個人心裡都有某個角落曾經受了傷,而他們有一天也要為所做的一切付上代價。對於這些罪惡,神不會置之不理,而我們可以將完完全全地相信祂,有一天,神將帶下公義,賜下復興!

 

 

 

【詩篇9:15-16】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羅裡纏住了。耶和華已將自己顯明了,他已施行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做的纏住了。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More Articles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

IMAGE: know-christ.com

 

近日來,神大大地祝福女童之聲的團隊,讓我們有機會來見證神在中國的大能醫治與奇異恩典。很開心在這與大家分享我們所信的神是如何信實,並一同在基督裡來歡慶這些得勝的事跡。這個見證是來自我們在中國的同工,葛弟兄:

 


 

 

當他們找到這位女子時,她一個人處在又黑又髒的房間裡,一個人孤拎拎地好似全世界都遺棄了她,又好像那個凌亂不堪的房間已經將她吞滅。當在走近點才發現,原來她大腹便便,已懷有數個月的身孕了。她說,她的先生今天一早就離開家,要到深夜才會回來。

 

 

她是方太太,一位從農村到城市來工作的中國婦女,夫婦二人近來為房子和經濟問題的緣故飽受煎熬,...

美國西雅圖馬爾斯山教會(Mars Hill Church)的馬克·德里斯科爾牧師(Mark Driscoll)在其關於十誡命的系列講道中,解釋了第六誡神吩咐“不可殺人”指什麼,並依據聖經給出了7個理由:為什麼墮胎違反了這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第六誡。
 
對於出埃及記20章13節“不可殺人”,一些人可能有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你永遠不能保護自己,應該持有極端和平態度,即便有人闖入你的家、傷害你的家人,你永遠不能殺害他們”,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但《聖經》中呈現的神並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根據《聖經》最初所使用的原詞,他解釋了“不可殺人”指的是諸如謀殺、暴力和未經授權的殺戮、個人復仇和報復,這類的謀殺。
 
意外死亡、正當防衛、正義戰爭中的士兵、一名警察還擊,這些可能不算謀殺,德里斯科爾補充道。
 
德里斯科爾接著解釋了為什麼謀殺是錯誤的。 “神是生命的作者。神對生命擁有主權。神對人類的生命擁有絕對的主權,”他引用了創世記9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德里斯科爾補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