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職場仍存在性別歧視?

 

[圖片來源:bellallianceglobal.com]

 

2013年12月。中國出現了一場革命性的法庭聽證會。曹菊(化名)是一位剛大學本科畢業不久的年輕女生,向法院提出訴訟,因她受到巨人環球科技公司(簡稱巨人學校)在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待遇。2012年年中,剛畢業的曹菊在網路上看到巨人學校在招聘行政助理,覺得自己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於是投遞了求職信息,但是卻因該職位「只招男性」之原因而遭拒絕。儘管曹菊等了一年多法院才受理此案,但是她最終得到了巨人學校的正式道歉,並收到了三萬元的「關愛女性平等就業專項基金」。

 

 

 

2011年,一項由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提供的研究報告中指出,中國有超過61%的女性,曾舉報自己在求職過程中受到性別歧視;曹菊的案例,卻是在中國第一起被正式立案的案件。

 

 

 

對中國的女性而言,職場存在的性別歧視並非新興問題。中國女性長期面對各樣的男女不平等,而薪水不均、不合理對待、求職時的性別歧視只是其中的一部份而已。

 

 

 

均富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一項2014年的報告中提及中國男女不平等的情況正漸漸好轉。研究中指出,中國擁有的女性高階主管的數量是占全世界的前10%,中國女性占全國董事職位的21%,高於世界平均的17%,此外,中國有63%的首席財務長為女性。所以,究竟是為什麼還會有像曹菊之類的歧視案件呢?

 

 

 

雖然從外面看來,中國在歡迎女性進入職場一事上,處於引領世界的地位,但是性別歧視、男女不平等卻依舊存在 - 只是比較不明顯而已。人類學家文華表示:「歧視已從檯面上轉到檯面下,但是存在的事實仍不改變。」「而情況有可能會因此更加惡化,因為隱性的偏見及對女性的歧視會更難避免,或更難加以懲處。」

 

 

 

在中國,也許有很多女性坐到了管理階級,但是她們還是很有可能會受到性別歧視以及性騷擾。北京紅楓婦女心裡咨詢服務中心在2013年進行了一項調查,訪問了1,500 位婦女,並發現其中超過八成都曾在職場受過性騷擾。

 

 

 

性別歧視也存在於招募員工的過程中。西雅圖時報的一篇報道中就指出,女性在求職時,往往需要提供較私人的信息,像是現階段的交友、婚姻狀況,或接下來生孩子的家庭計劃。住在長沙的夏芳就說,在求職過程中,面試主管總會問她是否是獨生女,或她接下來有沒有生第二個孩子的計劃。「我並沒有計劃要生第二胎,但是,當面試主管得知我第一胎是女兒時,他們就會認為我會想要再生一個孩子。」因為生孩子意味著會要放產假,一般公司都不太願意僱用有可能當媽媽的求職者。

 

 

 

公司招募女員工時開出的條件,也反映了職場上的性別不平等以及性別歧視的狀況。2012年,一項專門研究招募廣告的報告中就提及,廣告中對於男性求職者的要求,多著重於年紀及工作經驗;招募女性求職者,卻大多偏好年輕、高挑、外表較佳的。

 

 

 

文華表示,有些工作對於女性會有身高、體重的標準,以及其他外形方面的要求。在著作《投資美麗:中國整形美容之社會學觀察》一書中,文華提及甚至是中國政府機構,也對招募的女性有外形上的要求。「中國政府會想僱用最高或是最好看的員工,好對外有良好的形象。」「就是這種『外形越好,工作就越好』的思維,讓越來越多在中國的大學生,選擇花大把的鈔票在整形手術上。」文華認為,儘管這類的性別歧視文化有稍微好轉,但是,無庸置疑的是在職場上,男女仍有差別待遇。

 

 

 

另外,在國際婦女節「以錯誤的角度來歌頌女性」,也是一種男女不平等的表徵。在該節日前,有多個廣告鼓勵男性在婦女節時贈送化妝品、花、廚房用品給身邊女性,其包跨員工及同事。這類不著痕跡的刻板印象,也是文華所提到的「隱性歧視」。該亦說到:「這樣的送禮方式無非是再次提醒中國婦女,在職場上,男女之間還是存在難以逾越的鴻溝。」

 

 

 

另一個職業婦女需面對的挑戰是家庭與事業間的選擇。資深人力資源顧問 Nicole Zhang 就表示:「許多很有能力的女性,因為決定了要在自己最精華的時間在事業上有所作為,而必須在35歲錢將婚姻與懷孕等計劃擱置一旁。」根據中國日新聞,「一位劉性具專業技能的職業婦女,就是因為其上司認為她有生第二胎的計劃,而把陞遷機會轉給了一位年輕的男同事。」

 

 

 

在中國的工作環境下,婦女若想兼顧工作與育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工作會明文規定女性,在職期間不得懷孕。據中國日新聞所稱,在中國,只有三成左右的企業提供有孩子的婦女彈性工作時間,而全球卻有63%的企業提供該項福利。中國婦女網也同樣指出了,中國職業婦女無法事業、家庭兩得的困境:

 

「在結婚與孕育生命這兩事上,女人不僅僅是在經營自己的家庭,也同時是在培養及建造整個社會的勞動力,並讓社會得以永續地穩定發展。然而,在以利益為導向的勞動市場,婚、育便成了僱主在招募員工時,對女性常用的歧視性藉口,進而造成許多女性失去了工作機會。」

 

 

 

根據均富全球研究經理 Domonic King所言,「為社會全體爭取機會」的概念深植於中國人的心中,進而有助於推動性別平等。然而,西雅圖時報則持不同觀點:「中國憲法明文記載,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在各階層的法律,都有禁止職場性別歧視的相關法案。但在實際操作時,公司行號常藐視法律的規定,執法單位的監管也不甚嚴謹,直至目前,法院大都不願受理與職場性別歧視有關的案件。」

 

 

 

所以,在中國,職場兩性平等一事上會有所好轉嗎?很不幸,若職業婦女欲享有合理公平的工作環境,整體社會還有許多進步空間。儘管對女性微妙的性別歧視成見依舊盛行,但女性專業人士在中國的未來發展仍充滿希望。一來,有越來越多女性擔任公司內高階主管的職位;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願意來推動並倡導女性的工作平權,曹菊欲開創的公司便是其中一例。近日,中國美妝領先品牌珀萊雅,與聯合國促進兩性平權和女性權利單位,共同合作推動婦女就業平等與兩性平權等事項。隨著年日,中國也漸漸出現越來越多像這樣的項目來推廣男女性別平等。

 

 

 

我們向神祈求,深願推廣兩性平權的活動不僅增長,並日漸成功。我們感謝讚美神,為著曹菊這般勇敢的女生,亦為著珀萊雅這樣願意為女權站出來的公司,來一同讚揚女性的角色既是妻子與母親,也是出色的員工。我們相信,因著神的恩典,中國的職業婦女將繼續大步地勇往直前。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elsoar.com]

 

 

在美國過母親節,常以鮮花、巧克力、美食、卡片來對媽媽表達謝意。節日到來的前幾週,就到處可見宣傳的廣告,來提醒丈夫及孩子要在這日子,對自己的太太、媽媽說聲謝謝,送上個小禮物,對終日辛勞的母親表示敬意。

 

 

 

但假若妳的母親節禮物是強制墮胎呢?在母親節收到的不是卡片,而是政府機關寄來的通知,說妳的孩子因屬超生而無法上學?如果妳成為母親的程序與「正規」不符,因此這身分為妳帶來的只有羞辱與責難,妳又該如何自處?

 ...

索哲溫 (Khai Sochoeun) 望著機艙外的天空,隨著飛機漸漸降落,心情也越來越興奮。多年來,索真一直想到中國看看,現在這夢想終於要實現了,前面等著她的是全新的環境、工作、生活。索哲溫說:「飛機抵達目的地之際,一切都那麼美好!繁華進步的中國就在眼前,我朝思暮想的景物竟如此真實。」

 

 

 

就兩周前,索哲溫朋友的叔叔介紹她到中國工廠工作的機會,接著,她辦好了護照,買了些新衣,還有到中國的機票。然而,一到了中國本地的中介住處,她就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並不是之前所講的工作。 現在,索哲溫身處在一間偏...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