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會近來面臨嚴重打壓

[圖片來源:pewresearch.org]

 

 

中國政府近來對基督信仰的打壓,使得中國國內的信徒籠罩在一股恐懼的氛圍之下。河南省南樂縣基督教會的張少傑牧師,被當地法院以「聚群擾亂社會秩序罪」及「詐騙罪」判處12年徒刑,教會會眾正見證著大家的信心是如何在逼迫中歷經試煉。

 

 

 

去年11月,張牧師與其教會逾20名會友遭警方拘押,其主因很可能是當局不滿張牧師教會常為違背人權之事挺身而出。在眾多違權之事中,張牧師更是公開表達他反對南樂縣多間教會遭當局強制拆毀的立場。

 

 

 

近數月來,在浙江省多處的教會被迫對其建築做出修改(特別是在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的溫州),當局要求某些教會將十字架拆除,而有些教會建築是被整個拆毀。儘管有許許多多基督徒挺身向政府請願,希望當局停止這樣的行動,仍有超過360間教會受到波及,且此數字仍在不停增加中。

 

 

 

浙江省溫州的三江教堂耗資約3000萬人民幣,在動工之前有得到當地政府的審批,卻依然面臨拆毀的命運。雖當局表示該建築面積超過規定,但教會遭到打壓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在中國,政府批准的教會隸屬于三自愛國運動之下,他們是唯一官方認可的基督教新教教會。三自愛國教會(或稱三自教會)的基本原則是自治、自養、自傳,其目的在於不受境外教會的影響,並且保證這些三自教會會效忠于國家與國家的政策走向。

 

 

 

有批評指出,三自愛國運動是讓中國政府有機來組織並控制其境內的基督信仰。隸屬國家管理的合法教會需要遵守特定規範,而這些規範迫使基督徒把社會主義的位子放得高過于基督信仰。因此,就有人認為三自教會已淪為中共政權下的政治工具。

 

 

 

三自教會是共產黨政權允許公開敬拜神的「合法」教會,怎麼還會面臨拆毀的命運呢?這一系列事件的發生的確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就像此次遭拆毀的三江教會,他們之前從來沒有碰過類似的威脅。既然如此,我們便可以推測,就政府的行動看來,有些官員已漸漸難以包容基督信仰,即使面對的是政府核准的教會。

 

 

 

近來「官方」教會所遭遇的逼迫與難處也反映在中國地下教會的身上。地下教會,或稱「家庭教會」並不隸屬于三自愛國運動之下,也沒有在政府的體系裡註冊立案。家庭教會長期來已經是私下聚會,最近的幾起事件,不禁讓家庭教會感受到些許不安的氛圍,接下來他們很可能會面臨更大的迫害。

 

 

 

基督徒在中國受到迫害並非新事,但中國共產黨最近對於與宗教信仰相關的活動,似乎越來越敏感。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政府取消了宗教的合法性,而有民眾就擔心,教會遭拆毀的連串事件會是自文革以來,基督徒所面臨的最大威脅。

 

 

 

BBC 的報導指出:「中國的基督徒人數已經超過共產黨員的人數,這一點讓中共領導人感到擔憂。」儘管中國當局否認他們對基督信仰的打壓,而他們在中國各地的所作所為已經說明了一切。

 

 

 

許多人都在臆測,就是因為中國的基督徒越來越多,基督徒已經不再是小眾的這個事實讓中共當局感到威脅。但是,日漸增多的基督徒團體,也同時讓原來的弟兄姐妹有更多信心去面對政府的不公對待。

 

 

 

就算中國政府繼續打壓基督信仰,用各種方式來反對宗教信仰的活動,有信心的基督徒仍然會站穩腳步並且不住禱告。神的能力高過一切,祂是能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的神。在平安之時,我們讚美神;在困難之時,我們仍要讚美神。只要我們將萬事帶到神的面前,神就能賜下祝福。神是光,祂自己就是我們的盼望,就是我們所眼睛所注視的不朽燈塔。 

 

 

 

「既是這樣,還有什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羅馬書8:31-33)

 

 

 

-文章由女童之聲 Wen 撰寫,Ashley 翻譯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於2010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彰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 」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

两个花季少女,王佳琳叶梦圆,带着她们的微笑去了天堂。

 

噩耗传来,失去独生爱女的叶的父亲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位壮汉横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王的父亲双手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多少眼泪能换回她们鲜活的生命呢?多少悲伤可以换回她们在时的快乐呢?这一切,随着孩子的逝去,不再回来。

 

在一胎化政策实行的三十几年后,应运而生的副作用——失独父母,逐渐浮出水面。

 

...

已有19個省份首次按照政府信息公開制度的要求,向社會公開其社會撫養費年度徵收情況。這些省份公開的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徵收總額超過166億元,各地徵收數額差異巨大,最高33億,最低僅350萬,相差近千倍。對此,今年7月11日分別向全國31個省份計生委、財政廳申請社會撫養費信息公開的浙江律師吳有水坦言,“有些公佈的數據真實性讓人產生疑問”。 (9月26日《新京報》)
社會撫養費遭遇的信任危機,不是一般的尷尬。先有律師吳有水申請公開2012年度社會撫養費收支及審計情況,卻遭到拒絕,引發一輪輿論風暴;日前才收到19個省份公開的社會撫養費總額,餘下的省份會不會公開、多久才公開都還是個未知數,已經公開的省份卻引發了新的質疑。
人口問題專家、北大人口所教授陸傑華則認為,社會撫養費的徵繳額,與不同地區的人口基數、計劃生育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徵繳標準等都有關係,出現巨大差異的省份確有原因。因此,從目前公佈的數據來看,“比較真實”。這個說法能夠解釋為何各個省的社會撫養費總額會有所差距,而且能夠推導出不同省份的社會撫養費一定有所區別。
此前媒體曝出社會撫養費被用來發放獎金等亂象,有些省份會不會為了遮掩費用被亂用的情況,公開總額時就有意降低數字?這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專家的解釋很有道理,但沒法消除公眾的疑慮。
其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