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住在美國的中國媽媽 - 佳的故事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我父親不喜歡我穿裙子,他說我穿褲子比較好看。」雖然佳都是穿褲裝,但是,她還是希望可以像別的女孩一樣穿得漂漂亮亮的。

 

 

佳的父親也教導她要像男孩子一樣堅強。如果佳跌倒了,爸爸會告訴她不許哭, 要她擦乾眼淚站起來。爸爸就是希望佳處理事情的方法能像個男孩子。「我父親很不喜歡我哭,所以當我想哭的時候,我就自己偷偷的哭。」佳是個女孩,即便如此,佳的父親仍清楚地表示自己比較想要一個兒子。

 

 

佳的父親也會希望女兒能在學校裡有很好的成績,並告訴佳:「妳可以做得比男生好。」 當這類的言語鼓勵佳要努力讀書的同時,也帶給她承重的壓力,因為她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是父母唯一的希望。佳表示:「我其實很嫉妒那些不是獨生子女的朋友,不只是因為他們有手足當同伴,同時也是因為他們不需要面對那麼重的壓力。相較于我,他們很自由。」佳的父母也會在自己朋友面前炫耀孩子的表現,而佳身為唯一能幫父母爭面子的人,會想要更加努力來彌補她不是男孩身的缺憾。

 

 

整個社會看待男女性別的觀念深深影響了佳,女性的價值低落,但與此同時,女性在工作之外,又需要擔起家中所有家事的責任,單單當個家庭主婦不是個成功的表徵。佳憶中的媽媽總是在抱怨,她不只是有份全職的工作,所有的家務也是媽媽一人在做。儘管佳冀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位好母親,她的父母卻告訴她,個人在事業上的成功更是重要。

 

 

出國深造

 

 

2005年,佳的父母準備送她去英國讀書。因為他們希望在能力範圍內,讓佳能受到最好的教育,於是投資了一筆龐大的費用。當佳的母親告訴朋友說自己準備送女兒去英國讀書時,朋友的反過來問說:「你們為什麼要在一個女孩身上花那麼多錢,送她去讀書?」當佳聽到這話時,心裡很不舒服,但是,這就是大多數人的看法。

 

 

佳去英國時她18歲,所讀的學校位於倫敦。在佳到英國的三個月後,受洗成為了基督徒,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的眼睛得開,意識到了中國社會的男女不平等。佳在聖經裡讀到,男女被造之初是平等的,妻子雖要委身于丈夫,但同時丈夫也要為妻子擺上,這景象是以前在中國未曾聽聞的。

 

之後,佳持續思考並注意中國對待婦女、女孩的方式,越來越意識到男女不平等的觀念是如何滲透于社會的每個角落。在中國,收視率最高的戲劇通常都與家庭倫理有關,而在戲劇中若提到了孫輩,毋庸置疑的理想性別都是男孩。就佳成長的地方來說,要是說一位懷孕的媽媽懷的是女孩,就好想是咒詛她一般。人人談到腹中的寶寶時都會先預設是個男孩。男寶寶的降生值得慶祝,而女寶寶的來到好像只是個提醒,告訴你還要再接再厲。佳接著說:「我一度甚至討厭自己的祖國,他們高唱男女平等,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掙脫捆綁

 

 

在英國讀書的期間,佳認識了她的先生楊,隨後結為連理,2012年時移居美國。不久,佳就懷了她的第一個孩子。雖然佳已經離開了中國,並住在「自由國度」,但她很快就發現,原來自己很多想法還是被曾經生長的環境所深深影響。

 

 

佳坦承:「在懷孕的時候,我竟然也比較想要男孩,所以我很討厭自己。」 即使佳已經脫離了中國的轄制而接受基督信仰,但是她仍然無法徹底脫離傳統文化裡對男孩的偏好。佳繼續說道:「重男輕女的觀念根深蒂固的種在我的心裡,我想脫離,卻身不由己。」

 

 

而佳的父母在這個時候,更是混亂她原本已經不安的心。佳的母親想要通過各樣測試,來確保這個寶寶無健康疑慮,另外,雖然沒有講明,但是佳的媽媽很清楚地讓佳知道,她希望這個寶寶是男孩。佳父的立場也相同。在佳懷孕期間,佳父有次和佳一位有兩個女兒的朋友談話,並對她說:「兩個女兒,不會太多了點嗎?」這句話讓佳很受傷:「要是是我生了兩個女兒呢?我的父親會怎麼來看待自己的外孫女?」

 

 

不久之後,佳得知了自己懷得是個男孩。從母親欣喜的反應中,佳更確定了之前覺得媽媽希望是個男孩的想法。而當醫生要為胎兒做基因檢測時,佳拒絕了,因為她知道自己無論結果如何,她都會留下這個孩子,但佳的母親對此決定不止無法理解,甚至感到憤怒,孩子健康與否絕對重要。如果這個孩子有健康方面的問題,為什麼我們還要留下他呢?佳接著轉述當時母親的說法:「我母親認為,如果這孩子健康又聰明,那就是她的外孫,如果事實並非如此,那她就不認這個孩子。」

 

 

佳語氣堅決地告訴她媽媽,無論如何,她都會留住這孩子:「我不會殺自己的孩子。」佳的媽媽震怒,叨念著這孩子可能會有遺傳方面的疾病。

 

 

在懷孕兩個月時,佳照了超音波,第一次看到了腹中胎兒的影像,就是個縮小版的人呀。佳的母親看到那照片也深感驚訝地表示:「我從來不知道兩個月的寶寶是長這樣。」接著,承認自己曾經拿掉過兩個月的胎兒,因為她覺得那會是個女孩。那時候的她認為,未出生的胎兒就不算個嬰孩,就只是個養不起的負擔。這對佳來說是個沈重的消息,但她相信,有天會在天上見到自己被未出世的妹妹。

 

 

佳的丈夫之後表示了有女兒也很好的想法,於是佳開始被罪惡感與恐懼所佔據著,她一直在自己所受的教育與屬神的價值觀中掙扎,什麼是父母覺得對的事,而什麼又是神眼中對的呢?等到佳要去照告知性別的超音波時,她幾乎無法消化那巨大的壓力。佳坦誠:「我很害怕自己懷的是女孩,但同時我又為自己有這想法感到羞愧,即使我現在談到這事,我還是一樣覺得羞愧。」佳一直向神禱告,盼望神能挪去她不好的意念與感覺,但還是很難從那些思想想逃脫出來。

 

 

最後,佳產下了一名健康又可愛的男孩。佳憶道,在醫院時,她很放心,不需要去擔憂醫生是否會把她的孩子抱走,然後賣給其他人。這是一般美國媽媽從來不曾擔心的問題,但是對佳來說,卻是另一回事。

 

 

在中國,有些醫生會在新生兒出生後將其轉賣出去,然後告訴父母那孩子夭折了。人口販賣的問題在中國日趨嚴重,特別是針對那些無法生育或想要男孩的家庭。佳看到波士頓醫院是如何確保寶寶的安全,又是如何注意不讓陌生人接近寶寶,就覺得倍感心安,接著激動地表示:「在生產之後還要擔心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會被抱走,真的是很可笑的一件事。」

 

 

在懷孕期間,佳經歷了屬靈及情感上的掙扎,但兒子的出生為自己及先生帶來莫大的喜悅!佳的丈夫說,在兒子到來之前,從來就不知道原來孩子可以那麼可愛,現在,他開口閉口、所思所念的都是孩子。佳現在想要再生一個寶寶,而如果這次是個女孩的話,會替她穿上各樣可愛的裙子,就是佳自己小時嚮往的樣子。

 

 


 

 

在佳述說完她的故事後,我問她對於中國的未來,以及一胎化政策有什麼看法。她沈重地回答:「問題是出在人心,而不是政策。」

 

 

儘管佳如今的觀念已與以往不同,她也誠實地說,有的時候想到有可能有女兒,還是會讓她覺得有莫名的壓力。但無論如何,佳並不是獨自地面對這場爭戰,她扎根在基督裡堅定的信心,是繼續往前的力量來源,也是她盼望的根基。.

 

 

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國,那上千萬在一胎化影響下的母親們需要神。佳在面對中國今天的光景時,並沒有隱藏自己的擔憂,但是有一件事是她有把握的:「唯有上帝,能帶下真正的公平正義。」

 

 

- 文章由女童之聲 Emilie 撰寫,Ashley 翻譯

 

 

願意成為上帝愛的使者嗎?歡迎點擊以下連結 http://nvtongzhisheng.org/act/volunteer 看看您能如何參與這份事工!

 

 

女童之聲 (http://nvtongzhisheng.org) 是由柴玲女士于2010 年成立,其使命在通過恢復中國女孩與母親的生命、價值、尊嚴,並揭露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來張顯耶穌基督的愛。『靠耶穌的名,單單地來愛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bubblenews.com]

 

 

我與佳一同坐在餐桌前,佳抱著她五個月大的兒子,在這間位於波士頓城外的公寓裡,一切是多麼的平靜祥和。佳一面餵著懷裡的寶寶,一面開始講述她的故事。態度溫和,但語氣堅定地說著她希望外界知道的中國,一胎化政策,以及女性在中國的地位。

 

 


 

 

女孩之身

 

 

佳生長在上海,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儘管佳的父母全心全意地撫育她,他們從不諱言自己想要的是兒子。佳的父親對於想要兒子的期待更是明顯。

 

 

佳說道:「他們把我當個男孩在教養。...

美國西雅圖馬爾斯山教會(Mars Hill Church)的馬克·德里斯科爾牧師(Mark Driscoll)在其關於十誡命的系列講道中,解釋了第六誡神吩咐“不可殺人”指什麼,並依據聖經給出了7個理由:為什麼墮胎違反了這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第六誡。
 
對於出埃及記20章13節“不可殺人”,一些人可能有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你永遠不能保護自己,應該持有極端和平態度,即便有人闖入你的家、傷害你的家人,你永遠不能殺害他們”,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但《聖經》中呈現的神並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根據《聖經》最初所使用的原詞,他解釋了“不可殺人”指的是諸如謀殺、暴力和未經授權的殺戮、個人復仇和報復,這類的謀殺。
 
意外死亡、正當防衛、正義戰爭中的士兵、一名警察還擊,這些可能不算謀殺,德里斯科爾補充道。
 
德里斯科爾接著解釋了為什麼謀殺是錯誤的。 “神是生命的作者。神對生命擁有主權。神對人類的生命擁有絕對的主權,”他引用了創世記9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柳弟兄與馬弟兄的服事見證

 

 

柳弟兄夫婦和馬弟兄夫婦服侍一個村子裡的九戶人家已經有5個月了。這九戶人家都是從邊遠山區來到省城打工的,他們都拖家帶口,有的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並且有些孩子還需要上學。如果碰到有人生病了,就只能找一些私人診所就醫,因為條件好些的正規醫院,費用太高,他們根本看不起病。這幾個家庭的經濟負擔都很重。這些進城務工人員,既無文化,也無技術,只靠出賣勞動力求生,做的活又髒又累,而且收入低,勉勉強強才養活一家人。由於孩子多並且普遍年齡偏小,妻子們只好在家中帶孩子。這些人家的生活苦不堪言,被人瞧不起,也沒有得到過外人的幫助和關愛。

 

 

為了建立好的關系,從一開始, 同工們就商量決定要請這九戶人家吃一頓飯,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他們,但是他們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對同工大都不太信任,同工每次與他們交流時,給他們傳福音時,他們都只是悄悄地聽,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同工經過再次商量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