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殺人”及墮胎是謀殺的7個理由
美國西雅圖馬爾斯山教會(Mars Hill Church)的馬克·德里斯科爾牧師(Mark Driscoll)在其關於十誡命的系列講道中,解釋了第六誡神吩咐“不可殺人”指什麼,並依據聖經給出了7個理由:為什麼墮胎違反了這個“很簡單又很複雜”的第六誡。
 
對於出埃及記20章13節“不可殺人”,一些人可能有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你永遠不能保護自己,應該持有極端和平態度,即便有人闖入你的家、傷害你的家人,你永遠不能殺害他們”,德里斯科爾補充說。
 
但《聖經》中呈現的神並不是一位和平主義者,根據《聖經》最初所使用的原詞,他解釋了“不可殺人”指的是諸如謀殺、暴力和未經授權的殺戮、個人復仇和報復,這類的謀殺。
 
意外死亡、正當防衛、正義戰爭中的士兵、一名警察還擊,這些可能不算謀殺,德里斯科爾補充道。
 
德里斯科爾接著解釋了為什麼謀殺是錯誤的。 “神是生命的作者。神對生命擁有主權。神對人類的生命擁有絕對的主權,”他引用了創世記9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德里斯科爾補充說,這是聖經的思想,這是不是進化式的思考方式。 “在進化式的思考方式中,人只是幸運的動物。在聖經的思想中,他們是神的形象……神也創造了動物,他愛它們,他供養牠們,他關心它們..... .但是,神獨讓男人和女人有他的形象和样式,人的類別低於神,但高於動物……耶穌是為人死”。
 
Like us on Facebook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虐待動物或殘酷地對他們,他告誡道。
 
神說,不要謀殺人類同胞“因為他們是我的形象”,這樣的暴力是在傷害創造他們的神,德里斯科爾解釋道。
 
謀殺不只是社會問題,其實是一個撒旦的問題,他引用約翰福音8章44節“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他從起初是殺人的……”說:“神創造生命,但撒旦想殺害生命。”
 
對於殺害,我們變得如此熟練,實際上,我們已經創造了像種族滅絕這樣的詞來解釋大規模謀殺,德里斯科爾繼續提到技術創新。 “我們的技術在改善,但我們的道德並沒有進步,因此,我們採用技術使謀殺更有效。”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對謀殺越來越麻木的文化中,德里斯科爾說。 “到孩子們18歲從高中畢業時,平均每位年輕人在電視、視頻遊戲和電影中,已經目睹了8萬起謀殺案。”
 
德里斯科爾接著問道“國家可以奪取人的生命嗎?”“上帝不僅告訴我們個人,不可殺人,他也給政府命令”。羅馬書13章1至4節中寫道:“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這些權利都是從神那裡借的。
 
德里斯科爾談到死刑,“在舊約中,神批准死刑的場合有二十幾個,”他說道。
 
他也談到與戰爭相關的類似問題。 “……一些情形中,神的百姓去打仗,甚至在聖經中有像大衛王的這樣的戰爭英雄,”他解釋說,正當的戰爭是由一個合法的權威批准,屬於防禦性質,是為著一項崇高的事業,採用一定比例的武力,不以平民為目標,是為了保留更多的生命,不得已而採取的措施。
 
德里斯科爾牧師也談到墮胎問題,他詢問會眾,墮胎是否屬於謀殺? 。 “墮胎問題不是關於選擇問題,而是謀殺。不要讓語義混淆你。我們談論的不是關於一個選擇權,而是謀殺。生命什麼時候開始呢?朋友,生命始於受孕。在科學和醫學上,這都是不容置疑的。他只是……可能只是一個小人,但是一個人有著神的形象和样式的人,每一個做了超聲波檢查的母親都知道這點。”
 
這位超大型教會的牧師基於《聖經》,陳述了關於墮胎是謀殺的7個理由。
 
第一,只有人被稱為罪人。在詩篇51篇5節中,詩人告白“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所以,在子宮內的嬰兒不僅是人,而且是一個罪人......他們是一個罪人,需要救主。”
 
第二,舊約中先知以賽亞和耶利米告訴我們,“他們還在母親的子宮裡,就被派作列國的先知”。
 
第三,路加福音1章5節說,施洗約翰“從母腹裡就被聖靈充滿了。”
 
第四,在我們母親的子宮裡,神使我們聯絡成形。詩篇139篇,作者告白:“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 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聖經教導我們,在母親的子宮中,上帝就在覆庇我們。德里斯科爾告訴教會的成員。 “這方面的很多的概念及成長機理,醫學界並不完全了解或理解。”
 
第五,新約最初由希臘語寫成,在其描述“孩子”是用“brephos”希臘單詞。在路加福音18章中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中“小孩”是用這個詞,在路加福音2章12節描述在腹中的耶穌使用的是同一個詞。
 
第六,神成為一名嬰兒在母親的子宮裡。神成了一個人,但他首先是一名嬰兒,像我們所有的人一樣,他在母親的子宮中成長,出生在這個世界,然後成長為一個成年人。
 
第七,神是一位父親。 “上帝可以選擇用任何文字揭示他自己,但他選擇用“父親”,德里斯科爾問道:“你覺得一位父親向著孩子的心情是怎樣的?父親的心和殺人犯的心是有區別的。一位父親會做任何事來保護孩子的生命,但一名殺人犯可能採取任何措施奪走孩子的生命。神是一位父親,他不是兇手。 ”
 
德里斯科爾然後問:“嗯,那些有出生缺陷,像唐氏綜合症這樣的人呢?” 德里斯科爾牧師提供了答案,他說:“我們教會中有患有唐氏綜合症、愛主耶穌的人,他們會告訴你,他們是按著著神的形象和样式造的,他們會告訴你,他們不認為他們應該被殺害。”
 



More Articles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

[圖片說明:孤兒事工中的孩子一起製作手工卡片]

 

 

今年的七月五日,女童之聲收到了首份來自關愛孤兒項目的正式報告,整個團隊為此欣喜不已。女童之聲的孤兒事工始於2012年2月,主要在於照顧那些政府體系不接受的孤殘兒童。因為之前一直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管理、支援,此項事工的發展一直進行地不太順利,我們甚至一度考慮暫停這方面的服事。然而,儘管過程中經歷了種種困難,靠著神的恩典,這項孤兒事工然仍得以持續成長,而現在我們終於看見了同工們勞苦的果效。我們要向中國內地服事的弟兄姊妹們表達最誠摯的感謝,謝謝他們願意以義工之姿來關愛那一個個如珍寶般的孩子。

 

 

 

這項事工目前服事了3至13歲不等的十位兒童...

圖片來源: Xinhuanet.com

 

 

中國江蘇省 – 江蘇省柸州的劉向明夫婦犯了法,但執法單位卻不知該如何懲處,而陷入兩難的局面。劉姓夫婦究竟犯了何法呢?答案是他們在這實施一胎化政策的國家裡,生了十個孩子。

 

 

一般來說,這對夫婦需繳交劉向明收入數倍的超生罰款,但是,劉家人的家境非常貧困,根本無力繳交罰款,這樣一來,以罰款來懲罰超生就無意義可言。而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