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化”政策的由來及影響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而這樣的奮鬥目標又是同人均一千美元的追求相聯繫的。積弱積貧的中國在三中全會之後亟須解決的是一個戰略性問題——就是如何使中國盡快富強起來,如何在本世紀末盡快實現“四個現代化”這樣宏偉的目標。在“四個現代化”的框架裡,數量十分龐大、增長潛能很大、素質又不盡人意的中國人口幾乎就成了“包袱”、“壓力”、“問題”和“挑戰”的代名詞。事實上,人口增長與經濟發展並不存在簡單的因果關係,但當時中國的確認為:人口每增加一點,都是對“四個現代化”的衝擊。以致於得出結論:“唯一的出路就是少生”。 (注:中國計劃生育全書. 中國人口出版社,1997年;163)如果離開這樣一個時代背景, 就無法理解人口政策為什麼會在1980年驟然收緊,即從“晚、稀、少”迅速轉變為“一胎化”。
     
   回顧“一胎化”政策出台的歷史背景,我們可以看到:雖然當時中國在理論上是反對“人口決定論”的,但在實踐中還是不幸地陷入了“人口決定論”的誤區。從根上說,就是被深入骨髓的“少生就是一切”牽了鼻子走。由此可見, “一胎化”政策其實是在特定的歷史時期“病急亂投醫”的產物.
     
   “一胎化”政策認為,人口生得越少越好,為了謀求人們的最大富裕,應該最大限度的控制人口的增長。人少了,我們就富了. 這種論點是非常荒謬的. 俄羅斯人口密度小,資源豐富;日本人口密度大,自然資源缺乏,然而這兩個國家誰更富裕? 如果中國人口減少到只有三億,靠出賣自然資源就能變富嗎? 對不起,你的資源富不過俄羅斯,你的景況不會好過他。我們要靠技術,那麼是人多好發展技術,還是人少好發展技術? 為什麼“亞洲四小龍”無一例外是人口稠密的國家或地區?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 而掌握科學技術的人才是最大的資源。
     
   “一胎化”政策在中國城市得到了較為徹底的執行. 二十多年來, 中國媒​​體一直在宣傳“只生一個好”, 以致於一般中國人都認為“一胎化”政策(或稱為“獨生子女”政策)是英明正確的. 實際上, 人們習以為常的很多東西其實是荒謬的。說穿了,就是皇帝的新裝罷了。 “一胎化”政策帶來的惡果正在顯露出來:
     
     一是人口性別比失衡。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表明:中國的男女比例是117:100。照此趨勢,到2020年全國將有三千萬到四千萬處於婚育年齡的男青年無女可娶。專家們認為,導致出生人口性別比升高的直接原因主要是B超等胎兒性別鑑定技術的普及和選擇性別的引產。有人說: “人口性別比失衡不是計劃生育造成的, 是由於幾千年來重男輕女的思想造成的.” 然而, 幾千年來就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為什麼幾千年來中國人口的性別比並不十分嚴重, 而實行計劃生育二十多年後中國人口的性別比就變得嚴重起來?
     
   二是人口老齡化. 老年人口以及老年人口中高齡人口比例的增加,意味著老年撫養係數的增大和社會保障系統的負擔加重。 35年前,中國的兒童對老人的比例是6:1。但今後再過35年,這個比例會扭轉為1:2。有人說: “西方發達國家不是也進入老齡化了嗎? 老齡化有什麼可怕的?” 然而, 西方各國都是在人均年收入達到或超過5000美元的時候踏入人口老齡化社會,是先富後老;而中國是在人均年收入1000美元的時候就過早踏進了人口老齡化社會,是未富先老. 在這種情況下, 中國在可預見的將來不可能建立起西方目前的養老制度. 聯合國的估算數據顯示,如果目前人口發展趨勢不變,到2040年中國60歲及以上人口的數量將佔總人口的28%,遠高於目前的11%。退休人口不斷增加,而工作人口日益減少,資金一直嚴重不足的社會養老體係就有可能崩潰。
     
   除了人口性別比失衡和人口老齡化等惡果外, “一胎化”政策還帶來其它負面影響:
     
   “獨柴難燒、獨子難教”,古有明訓。由於父母的愛過分聚焦、期望過高、養教方式不甚科學等原因,相當數量的獨生子女家庭深深受到成材問題的困擾。一個孩子並不能絕對保證成材,如果孩子不成器,就可能成為大問題:老無所靠反成其累。因為一胎化政策的效應,家長保護小孩的心態,已經到達溺愛的階段,現在小孩的冒險性格越來越低,對於人格的影響是很大的.
     
   從軍事上來說, 當獨生子女參軍入伍後,誰來支撐那些只剩下老弱病殘的家庭?一旦有戰事,誰還能義無反顧地衝上前線?若有所傷亡時,那些破碎的無法挽救的家庭又由誰來埋單? “獨生”意味著惟一,而惟一是經不起傷害、更經不起毀滅的。獨生子女一旦罹難, 就有可能造成這個家庭的斷子絕孫.
     
   從人口理論來說, 要維持人口穩定(既不增加也不減少),每個婦女平均得生育2.1個孩子,考慮到單身人口的存在和顯著上升的不孕人口比例,每個有生育能力的已婚婦女應該生育3個孩子。高於2.1的生育率,人口相對與父母輩會增加,反之會減少。現在中國人口的生育率只有1.3左右, 遠低於2.1 的世代更替水平. 在如此低的生育率的情況下, 現在中國仍在推行“一胎化”政策,真令人有“不知今昔是何年”之感!
     
   我們常常說幾十年以後, 中國要趕上發達國家的發展水平. 然而, 如果“一胎化”政策繼續推行二十年, 不要說趕不上美國、日本, 甚至連印度也要超過中國了! 再過十多年,中國就要進入嚴重的老齡化階段,國民經濟很難高速增長了,到那時印度卻還是個年輕的國家。某些中國人總以為人口降下來了,大家就富起來了. 有些所謂專業的人口專家誇誇其談著中國人口從13億降到3億之後, 中國人民就能享受著美國式生活. 這種論調實在可笑! 這些專家難道有能力把現有的13億在保持年齡結構不變的情況如刀切蛋糕般降到3億嗎?計劃生育只能減少小孩的數量而不可能把老、中、青的人口同時按比例地減少. 人口規模自然萎縮與因為天災人禍導致的人口減少完全不是一個概念,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自然萎縮時還會伴隨著年齡結構的不斷惡化. 如果將來200年沒有大災大難的情況下中國人真的通過計劃生育減少到3億,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想像一個2200年有一半人口年齡大於60歲的“奇妙”社會。
     
   支持“一胎化”的人說: “中國人口已經到了自然承受的極限, 所以必須保持適量的人口.” 然而, 什麼叫適量的人口? 什麼叫自然承受的能力?如果在1900年算,會認為中國人口最適量是3億,看看那時候那麼多亂民。如果在1960年算, 5億人口就是適量人口, 因為那時7億人口也餓死了那麼多人. 80年代認為人口到16億國家要完蛋,人口最好是6億。現在穆光宗等人口專家認為中國養活20億人沒問題。 20年後、50年後......誰能規劃一下幾十年、上百年中國人口的適宜程度? 為什麼今天13億人口,比過去7億人口生活得更好?
     
     不怕人多,只怕低素質的人多!只要人口結構合理, 人口多一兩億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口結構惡化. 就好像一艘大船,大沒關係,不漏水就好了。萬一漏水了恐怕小船也好不到哪裡去了。在一個合理的製度下, 我們完全有能力做到, 中國要實現可持續發展, 並不需要剝奪人們的兄弟姐妹.
 



More Articles

 

[圖片來源: harvardpolitics.com]

 

中國江蘇省-3月29日,江蘇省正式施行單獨二孩政策。若戶籍在江蘇省的家庭,若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依法就能生育兩個孩子。二孩之間生育無間隔規定,但女方需滿24週歲。

 

 

 

自2013年11月起,中國各省陸陸續續開始施行單獨二孩政策,但此政策尚未普及至全國,每個省份都會制定個別的細節條例。繼四川、上海、浙江、廣東、天津,江蘇是近來開始正式實施此政策的行政單位之一。

 

 

 

在全國34個省份中,已有11個省份正式實施單獨二孩政策,...

雁姐妹的見證

同工寫於2014年11月

 

 

雁是2014年6月份注冊的孕婦,有一個五歲的兒子,現在懷有七個月身孕。雖然經歷了有很大的逼迫和爭戰,但靠著上帝的保守和憐憫,她堅定了信心要留下腹中這個可愛的生命,同時她也從一個沒有經歷過神的人,轉變成一個樂意向神禱告、樂意親近神的人,我們的神總是藉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人,將屬祂的人帶到祂自己面前,願我們的事工成為萬國萬民的祝福!

 

...

     
   1961年後,中國從一場可怕的饑饉中掙扎出來,隨即迎來了一個生育的高峰。從1953年到1957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2‰,1962年上升為27.14‰,1963年更高達33.5‰。 1971年,由周恩來親自佈置,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於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指出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一般城市人口增長率要降到千分之十以下,農村要降到千分之十五以下。這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提出要製定人口規劃。 1973年12月,全國第一次計劃生育匯報會上,提出計劃生育要實行“晚、稀、少”。 “晚”是指男25周歲、女23周歲才結婚;“稀”指兩胎要間隔4年左右;“少”是指只生兩個孩子。此後在各地的宣傳中出現了“一個不少、兩個正好、三個多了”的口號,但發覺這樣力度仍不夠大,於是又講“最好一個,最多兩個”。但一般是把兩​​個作為目標。
     
   1980年9月, 《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發表, 由此定下了中國人口政策的基調:“一胎化”,其實質是“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召開的五屆人大第三次會議上確立了20世紀末將中國人口控制在12億以內的奮鬥目標。...